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pm】胆小鬼—第六章:鲛人归

  我把头伸出水面,冰凉而咸涩的海水扑打在我的脸上。仰起头,我看见了月亮,银色的月亮高悬在漆黑的夜空中,星斗环绕在她的身边。众星拱月大概就是形容这么一种意境了。一股海浪卷过来,我乘着它顺势跃到了空中,夜晚的空气夹杂着海风,给皮肤带来丝丝缕缕的凉意。跃上了半空,万有引力又要将我拉回水中,我低下头看见自己的尾。


  月光反射出十分好看的银色,只是视线落到三分之二的部位的时候,被皮革与金属所构成的部件所替代,和上半部分的鱼尾想必,显得丑陋不堪。


  我是一条鲛人,西方的人管我叫做人鱼。


  但是没有关系,因为那是她送给我的。当愤怒和憎恨的火焰杯时间和宽容的雨水浇灭的同时,从心灵深处滋生出来的,是如同杂草蔓藤一般的爱慕。她出门的时候,在阳光中的身影,她努力的模样,她脆弱哭泣的样子……这份感情就像深藏在坛中的酒,随着时间的增加愈发的变得甘醇了起来。只是还没有人揭开封泥,也许这份感情会一直就这么被掩藏下来,究竟要藏到什么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


  幸运的是,我不是那种会纠结的人。我知道时光又过去了十个年头,我又可以见到她了。


  当我迎着海浪,游到了下水道的通道口,我抬起头,在一片漆黑中依稀能看见轰鸣而下的,并且散发着味道的水流。在通道中积着污垢。我盯着翻滚而下的白色泡沫盯了很久,我看见一条落单的铁炮鱼游向了这边,又像是躲着什么一般飞快的游走。我伸手攀住通道的边缘,很滑,有一股恶心的感觉在内心涌动着,我想松开,但忍住了,有一股炽热的感觉在内心流动着。


  我来啦,来见你了,我是那么的思念你,因为你,我都不能回到我的家乡……


  艰难的攀上距离海面并不高的通道,滑腻的污泥让我几次都险些滑下去,几经挣扎之后,我抓住了下水道边上突起的钢管,借着力,我的手臂终于抓住了岸边,我仰起头,大口大口的传奇,看见了向这边快速移动过来的灯光的颜色。接着我被人拉上了岸。


  一张柔软的织物裹住了我,我看见了从视线上方垂下的绿色发丝。我感到欣喜,有羞愧,为与她相遇而欣喜,而现在这幅模样让她瞧见了又让我觉得羞愧不已。我拽起了浴巾的一角,将自己脸上的水渍擦干净了,又擦去了手上,身体上的污泥,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浑身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令人不快的味道,


  克里斯看着把身体窝在自己臂弯里的鲛人,伸手小心翼翼的抚上她银白色的长发,手边的风灯闪烁着的光忽明忽灭。她能看见鲛人闭起的眼睛,卷而上翘的睫毛。眼角落着一粒泪痣。她拍了拍鲛人的脊背:“要回去了哦,天城。”


  回到我们暂时的安歇处。


  浴室的白瓷砖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汽,水哗哗哗的留着,从浴缸边缘漫出了,在地砖上流成了小溪。天城全身都浸在热水里,把一只尖叫鸡弄出奇怪的噪音,克里斯从喷头下面站起来,头发是湿的。


  她抓住那只可怜的尖叫鸡的脖子,尖叫鸡很配合的发出生无可恋的声音,克里斯把它从天城的手里抽走,放在架子上。她抱住天城想把她从浴缸里~面拽出来。


  天城伸手环住她的脖子,鲛人浑身散发着热气,她凑近了,和克里斯额头相抵,啾的一声吻了上去。克里斯脸一红心一慌脚下一滑,两人一起又跌回浴缸里。


  “抱歉呢,克里斯酱,有没有摔痛?“天城毫无道歉之意的说着道歉的话语,克里斯呛了几口水,努力的让自己在头朝下栽进浴缸的状态里摆脱出来。


  天城捧住她的脸颊,指尖划过眼尾。


  

  “只有你没有变化。”她这么说着,和少女紧紧地相拥,几个呼吸之间,她缓缓地伸手,在鲛人的背后交扣,人鱼的耳畔,传出轻而坚定的声音。


  “我会让你康复!”


  天城楞了一下,有话语滚到喉咙边上又被生生的咽了下去。


  【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但是说了这句话,你会怎么样呢?时间无法再你的身上留下痕迹,宛如行尸走肉的你,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信念只有这短短的一句话了。将这话与存在的意义剥夺了的话,你是否还能坚强的活下去呢?我不知道。


  你曾经说过,这句话就是你的理想,失去理想的人,会怎么样呢?


  我其实是一个胆小鬼,我没有再给你一个理想的能力和勇气。


  所以我宁可这样。


  


  翌日,天城睁开眼睛,看见阳光透过轻薄的窗帘照在薄被上。她偏了偏头,床头的发条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时针指向十二的时候,钟顶的小人儿敲了九下旁边的小钟。她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坐起来的时候,木板床发出了吱嘎的抗议,她掀开被子将一条腿伸出被子外面。


  当鲛人鱼尾表面的水分干涸的时候,鱼尾便能化为双腿,一旦沾上水,又会变回鱼尾。


  她看着自己从脚踝开始就没有了的双腿,轮椅就放在床边上,她坐在床沿伸出手去握住了轮椅的把手。


  房门开了,克里斯十分罕见的穿了日常的衣服,端着一个托盘。


  “哎呀……被看见了。”天城先是轻轻的嘟囔了一句,很快她露出笑容:“早呀,亲爱的克里斯酱~”


  克里斯放下托盘,把天城搀扶到轮椅上。



  

  轮椅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有了它连我也可以到外面去看看了。我看见那托盘上煎成金色的鱼,白色的瓷壶中流出浅绿色的茶水,水泡翻滚着,打着旋儿从杯子里头逃离。我端着白瓷的茶杯,欣赏着上面青色的鲤鱼。我想起来了,十年前我也曾经用过这个杯子。我微微抬头,看见克里斯,我爱慕的人穿着日常人所穿的衣服,坐在我的对面,手里一样捧着个茶杯。


  努力让自己回忆起筷子的用法,我夹了一块煎鱼送入口中咀嚼着,却再也没有那股海的腥味儿,虽然的确是鱼的味道,但总觉得那里怪怪的。我看向克里斯,发现她也在看着我,她的手指摩擦着杯口,露出一丝苦笑。


  “抱歉,现在已经没有所谓的动物了。工业时代已经完全将它们消灭了。“


  明明应该是很意外的消息吧,我却不感到那么意外,因为这一切也在我的视野里展现过,那些脆弱的,不能言语的,不能攻击的生命,曾经被称为动物的生命,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式。


  “那真是可惜……”


  “不仅如此,动物一词已经彻底被联盟封杀,凡是触及到这条底线的人全部……”说到这儿,克里斯将手指抵在唇间。


  我知道,这是她在给予我提醒……和忠告。


  


  用完了早餐,天然鸟的念力将我直接带着轮椅送下了楼,这个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能干,不像某只只会每天吃吃吃的……现在应该还宅在某个角落里~面打着脑内的电子游戏吧。克里斯这儿多了新的混吃混喝的小家伙儿呢,那只梦夏娜真可爱,软软的,而独剑鞘就不怎么可爱了,冷冰冰的。


  听见了店门那边挂着的铃铛的声誉,是有客人来了吗?说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我扒着门框从里间往外间看去,只看见两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克里斯本来还是好好的坐在柜台后面看着书的,在抬头的一瞬间

不知道是因为惊吓还是别的什么,反正整个身子都颤抖了一下,那本厚皮的精装书也啪踏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照这么一磕估计磕平一个角是在所难免的了。


  我记得克里斯并不是爱惜书本的人,她只是对特定几本书特别爱护,那些书的作者好像叫……叫什么什么龙之介。


  希望她现在手上的不是那本她爱惜的书吧。


  我是很想出去的,可是克里斯似乎不是很想在有客人的时候让我出去,而且她现在好像很不对劲,她也不想让我看见她自己出丑的样子吧。这么想着,我默默的退了回去,却不离外间很远,我想着以防万一克里斯需要我的话我可以听见。


  才不是想要偷听什么的呢。


  


  克里斯一脸淡定的捡起那本书,不出所料的边角上面被磕了一下,她轻轻的拍了拍书皮,把书放回后头的架子上。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事情的样子,其实内心早就炸了。


  可是店得开,还是得装作没有事情的样子保持微笑。


  克里斯托腮看着那两个穿着奇怪制服的人在自己的店里~面晃来晃去,最后好像是因为里~面的摆设实在是太乱了,他们找不到想到的东西,那个穿着制服的男性只能自己走过来问她。


  “有没有关于合众传说中的龙的东西?比如化石什么的。”


  “您开玩笑吧,这么小的店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


  克里斯这么说着。


  然后他们就离开了。


  克里斯沉默的坐在椅子上,直到天城从后边过来抱住她。


  “黑夜之石……”


  6
评论
热度(6)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