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pm】胆小鬼—第四章:昙花落

  克里斯看了一眼逐渐被染成绯色的天际,回手锁了店门向着飞云市中心的公园走去,走出高楼的环绕,一阵微风吹来,消去了一丝因为空气不流通而产生的燥热。她把吹乱的发细细的理顺了,用发绳在脑后扎了一条细细的小辫儿。公园里面有不少散步的人,她随意得着了一张没有人的长椅坐下,从包里取了一本书看着。她十分喜欢这种让人放松的环境,所以每天打烊了之后都会来坐一下。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公园里的钟发出整点的报时声。她从书中抬起头才发现人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集起来,而边上站着个穿着奇怪支付的女孩儿,她好像因为怕打扰到她而在旁边等了很久,等克里斯抬起头刷的一下递过来一张传单,并且诚恳地说,“请看一下!”克里斯抬头看了看那个女孩儿,看她的样子似乎自己不接受也不行了的样子,就什么也没说的接了过来,大致的扫了一眼那张白纸上密密麻麻的油印着的类似胶条的文字,解放精灵之类的让她不禁眉头一皱。


  “请去看一下,拜托!”穿着奇怪制服的女孩继续提出了新的要求,大概她自己也意识到这样十分的失礼,说出来的话语像是硬生生挤出来的一样。克里斯环顾了一下四周立刻就明白自己为啥会被找上,广场上的人都围过去看了,就自己一个人还在这边坐着,想必是十分的突兀,而且作为那个散播奇怪教条的同伙,那女孩儿也会觉得十分不舒服吧,那边围着很多人,并不能看清楚是谁在做演讲,不过她尚且能隐约听到“解放精灵”“思考”之类的字眼,而旁边的女孩儿似乎看她迟迟没有反应,靠的更近了些。


  “刷”的一声,从旁边的花坛里面窜出了什么东西,撞击声和出鞘声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响起,克里斯伸手握住了独剑鞘的剑柄,而那把剑还在不断的颤抖着。因为剑鞘做的太好了,以至于没有什么空隙。但那把在剑鞘中铮鸣的铁剑连同剑鞘一起颤动起来,那声音仿佛是它充斥着怒火的言语。


  “尘切,她没有恶意的。”克里斯紧紧地握着剑柄,看着有那么一瞬间被吓到了的女孩儿,开口试图让那把叫做尘切的独剑鞘安静下来,独剑鞘听见了克里斯的声音,然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直至在克里斯的手中安静的让人看起来和一般的铁剑没有什么区别。


  “不好意思,这孩子涉世未深,会有些过激。”克里斯对女孩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松开手任着独剑鞘自己漂浮着。这时候人群已经渐渐散了开来,看起来演讲已经结束了。克里斯看见那几个穿的同样奇怪制服的人开始清场,有一个人看向这边叫着克里斯身边那个女孩的名字。


  麻烦的人走了,克里斯把手中的那页传到揉成一团打算找个垃圾桶扔掉的时候,传单背面的纹章引起了她的注意,她隐约记得不只是那个女孩的制服上,在许久的过去,也看到过这样的纹章。回到店里,她把那张皱巴巴的传单努力的展平了,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教义,解放精灵的字眼让她仍旧感到不舒服,但她还是把那张传单压倒了抽屉的一本书下面。


  “飞云工作室展出了新的油画明天陪我去看一下吧。”穿着红色洋装的小萝莉从店铺的二楼走下来,手里还捏着游戏机。


  “好,我也很久没有去看了。”克里斯点了点头,在内心默默地稀奇这个死宅竟然难得一见的出了门,是因为油画展的关系吧,“她”以前也很喜欢这个呢。


  飞云工作室就在飞云冰点的前面,走过去不过是一条大街的距离。很快就走到了,冰点门口还是一如既往地冷冷清清的,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人都不爱吃这个。飞云工作室里面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小萝莉一进去就松开克里斯的手一幅幅的看了起来,克里斯也跟着看下去,却发现画的是合众建国传说,心里不禁又多了几分兴趣。


  “您喜欢这些画吗?”


  克里斯抬头,看见墙角站着一个女孩儿,她正看着自己,微微笑着。她走到克里斯面前,看向那些画,眼中一片平静,“初次见面,我的笔名是昙。”克里斯看到那些画的落名,也正是昙。取得是昙花一现之意么,她这么想着,完全没有怀疑这个女孩儿说的是真是假。因为有些东西通过眼睛就能看出来,并且这些画的作者,的确是一名十分年轻的天才,她的作品基本上是由合众神话以及神话中的两条龙组成的。


  “你对合众传说有兴趣吗?”克里斯在确认了对方的确是那个十分喜爱画合众双神的天才之后,十分自然地就问出了这个问题。昙轻轻地点了点头。


  “黑色的理想之龙,赐予英雄智慧,对着英雄的敌人露出獠牙,当双子英雄陷入纷争,最终黑色的龙和它的英雄胜利了。这是目前流传下来的神话传说,但是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昙这么说着,语气一片的平静,仿佛这是在讲一个睡前的故事,和那些在电视上面唾沫横飞的历史学家完全不同,克里斯对她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在合众,真实之龙和它的英雄的传说被掩盖了,传说双子英雄在龙螺旋之塔上邂逅了神龙,神龙帮助英雄评定了战乱,创造了古合众,但是因为双子英雄彼此的不合,使神龙也产生了变化,它的灵魂回应了英雄的精神,化为了黑白双龙,分别跟随了追求真实的哥哥和追求理想的弟弟,它的躯壳化作了冰龙酋雷姆,最后理想之龙和追求理想的弟弟胜利了,在双子英雄死后,他们的后人仍旧无止境的争斗着,最后,黑白双龙毁了古合众,有帮助人们建立了一个新的合众,这就是合众的建国传说。“随着克里斯的述说,昙的眼睛愈发的明亮,她说。“但是我认为不是这样的,如果他们真的分出胜负的话,他们的后代为什么还要争斗呢?应当是弟弟的后代来统治合众才对……”


  说话间,昙的实况接收器响了,“啊……虽然很想和您继续聊下去,但是我得走了,下次能再和您聊天吗?可不可以给我您的电话?”克里斯从衣袋里面取出自己的实况接收器,和她交换了号码,“谢谢,十分感谢!”她一边这么说着,然后走出了飞云工作室的大门。


  “那个盖子对于历史的直觉强的让我感到害怕。“克里斯把穿着红色洋装的小萝莉抱起来,笑着说,“还尽兴么,艾利西娅?”


  “姐姐会很喜欢的。”小萝莉看着那些画,脸上的微笑慢慢的收敛。


  “她会看得到的。”克里斯伸手揉了揉小萝莉的头,温柔的笑着。


  


  克里斯站在飞云医院的住院部楼下,她不喜欢来医院,可是昨天晚上昙用实况接收器让自己务必来一趟,而且用的是信息而不是语音,让她感到十分的在意,循着信息上写着的地址找到那间房间的时候房门虚掩着,她推门,只看见对门的画布上画着一幅她十分熟悉的画面,明亮的阳光,高耸的城堡以及跪拜的民众。单单只是瞄了一眼就让她讶异不已。克里斯走进房间,看见昙躺在病床上,抱着一本速写本画着什么,她走过去,那手中的纸袋放到床头柜上。


  “你来啦。”昙放下本子,对克里斯一笑,“不好意思,突然把你叫过来,但是之前的话题无论如何都想和你继续。”


  “没关系。”克里斯坐到窗前的椅子上,“继续下去吧。”


  这时候,护士推着车走了过来,给点滴换了药水瓶,又把一个吊坠从衣袋里面拿出来给了昙,昙轻轻的说了句谢谢,把它挂在了脖子上,护士又祝福了一些事情之后就离开了。


  “恩……之前我说了的那些,克里斯怎么觉得呢?会不会感到很奇怪?“护士走了之后,昙又继续说道。


  “不会,现在流传下来的不一定是对的,而且你的分析并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


  “恩……不奇怪就好。”昙像是得到了鼓励一般的自信起来,“所以我认为,哥哥和弟弟最后应该是和好了才对,只是因为最后没有分出胜负,他们的后代才会战斗。”


  果然她对历史的直觉抢的可怕,克里斯微微皱着眉,心想,她说的丝毫不差。


  “所以,我想把这个也画下来,但是又怕大家不认可我……”昙望着未完成的画布,“而且无论怎么都不对,没办法表现出双子英雄和好的场面。”


  的确城墙上空无一物,民众在跪拜的什么呢?观者不知道。


  “要是能亲眼看看就好了呢。”昙喃喃着。


  克里斯的眉毛挑了挑,她看见了挂在床头的病历单,病症一栏上赫然印着先天性心脏病的字样。她终于明白昙为何一直波澜不惊平静似水了。


  她一直待到黄昏才离开,回到店里,她把昨夜抄废的稿纸扔到门外一把火烧尽。昨夜接到消息的时候她就决定送些什么给昙。于是就抄了自己的那本合众建国传说的前半本,她是不能把真实的历史完完本本的告诉她的,算是为了自己的安定吧。


  “梦夏娜。”坐了很久,她念出了一个名字,又过了一些时间,浑身缠绕着紫色烟雾的精灵打开了店门,慢慢的飘到克里斯面前。


  “抱歉打搅你密室。”克里斯摸了摸梦夏娜的脑袋,俯身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后者心神领会,转身慢慢的从门口票飘走了。克里斯看着暗色的天空,伸手打开了柜台下面的暗格,从里面取出一瓶酒,又犹豫了很久,才拔开瓶塞把里面的液体倒进玻璃杯里面,倒了大约摸半杯这样,就放下了酒瓶,塞上瓶塞放回暗格里面。店里面的灯都被灭掉了,克里斯划开火柴,点燃了柜台前面的一盏小小的香蜡烛。如豆的烛火透过玻璃杯的花纹里面的酒液泛着金色的光芒,丝丝缕缕的香气随着蜡烛油的燃烧融化慢慢的散发出来。克里斯一口口的把酒咽入腹中,辛烈的味道刺激着神经末梢。她被呛得咳了几下,直到玻璃杯见了底,克里斯独自又对着烛火,上面的光芒忽明忽灭,是蜡烛油快要烧尽了吧,她这么想着。人的性命就是这么脆弱,但偏偏讽刺的就是:往往有价值有能力的人活不长久,而没用的人却能够苟活很久。想着想着就想睡了,脑袋昏昏沉沉的也不清楚是因为昙的病情,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她只是觉得可惜,缘分让自己遇上了昙,又十分迅速的要从她身边把昙夺走。并不是因为她自己的悲观,人的生命真的是十分的脆弱呢。


  这大抵也是一种惩罚,那受人供奉的,全知全能的神,在惩罚自己曾经的罪恶。


  


  昙做梦了,她梦见了大片的广袤的平原,梦见了古老的城堡,梦见了跪拜的民众。太阳挂在天上,向大地上的生灵慷慨馈赠它的恩惠。昙觉得眼前的场景十分的熟悉,然后她就意识到这是在自己的梦里面,至少那时候她是这么认为的。她感觉到自己站在跪拜的民众之中,虽然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但却没有醒过来,也不觉得尴尬。这既是这个梦神奇的地方了。她站在民众中,她看见了高高的城墙,在里面就是城堡。城墙上面插着飞扬的旗帜,士兵持着武器,旁边是威风凛凛的勇士鹰。士兵们按照一定的间隔排列,在城门的上方留出一大片的空白,等了一段时间,她认为不是特别长的时间之后,城门上方出现了两个人。昙感觉到胸腔中那颗脆弱不堪的心脏跳漏了一拍,星峰和激动弥漫在周围的空气中,也感染到了她。她张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城门上的二人,却是模糊一片。


  城墙上的两个人似乎张嘴说了什么,可是昙听不见,她一个字也听不见。仿佛是进行了十分漫长的演讲一般的,昙在这段安静的时间中明白了什么叫做心急如焚。当演讲结束,她看见城墙上的两个人向着民众鞠了一躬,然后彼此相拥。昙在哪一瞬间明白了,啊……就是这样,一定会是这样吧!他们……双子英雄一定是和好了。她感动的热泪盈眶,内心涌出了从未有过的自信,她第一次觉得旁人怎么看待都已经无所谓了,自己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好在意这个的呢。


  


  昙从睡梦中醒过来,眼角还残留着泪水,她看见一只梦夏娜安静的漂浮在床头,空气中粉色的烟雾还没有散去。


  “是这样么……是你吧这么美好的梦境带给我。”昙喃喃着,“谢谢你,梦夏娜,那么作为回礼,我把这个东西送给你吧。”梦夏娜在原地顿了一下,然后上前去把额头和少女的额头相抵,有什么闪着光的东西通过那一瞬间的触碰传递了过去,那是昙在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克里斯坐在病房外,一言不发的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同样注视着这间房间的还有负责昙的医生,她的父母和飞云工作室的负责人。克里斯看着病房里作画的少女,豪放的挥笔姿势让她想起那些肆意生长的野百合。这样下去,她的心脏会受不了,她这么想着,不只是她,周围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却没有一个人去试图阻止。


  宁可放手一搏,也不愿意苟活吗……或许就是她自己的选择

  。克里斯这么想着。


  昙已经忘记了那因为情绪激动而不堪重负的心脏。她的眼中只有眼前的这张画,她从来没有这样尝试过:阳光肆意飞散着,混杂着清风送来的草叶,古老的城墙上,已经苍老的两个人互相拥抱着,旗帜飞扬着,画面上是她从未尝试过的奔放与灵动。以前她一直让自己平静,所以画面上一直都是一片的平静,有一种静谧的美感。现在她只觉得奔放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她自己也清楚,一旦选择这样,自己就很危险了。


  明知眼前的是火,也要放手一搏,不愿做苟活的飞蛾呀……

  5
评论
热度(5)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