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pm】胆小鬼—第三章:锦囊袋

  在手术室女外坐了大概有半个晚上之后,小鬼树终于被推了出来,等到挪进病房之类的事情做完之后,克里斯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了。


  “好吧,真理奈先去休息,守夜就由我……”


  “不了,克里斯去休息吧,我来守夜。”


  “但是……”


  “别说但是了,小鬼树好歹也是我的精灵,虽然现在还没有收服,但是对自己的精灵负责难道不是训练家的职责吗?”


  “好吧……输给你了,那就拜托了。”克里斯看着真理奈真挚的眼神,也就不推托,和博士一起回旅馆了。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小鬼树虽然醒过来了但是伤势还是没有完全好,乔伊小姐说这是因为小鬼树的等级太低了使用快速回复的药水反而会给它带来负担。


  “我决定了,我想要收服小鬼树。”真理奈抱着小鬼树和克里斯坐在米亚雷市大街旁边的长椅上,红豆杉博士说着什么难的来了卡洛斯一趟就要买点东西回去,然后进了某家商场,真理奈没有心情买东西克里斯对这个不感兴趣于是二人意见统一的选择在门口等着。


  “恩?打算做训练师?”克里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头也没抬,只是看着手里的那本书。


  “啊……训练师什么的我果然不行。”真理奈这么说着,而小鬼树像是要鼓励她一样的在她怀里窜了窜又跌了回去,“昨天还没出事之前,红豆杉博士问我要不要做她的助手……当然是实习的随时可能被炒掉。”


  “那不是挺好的,这样你父母那边也能通过了吧。”


  “啊是啊……但是我真的可以么……。”


  “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没有被发现的东西,去探索那些东西,不觉得很有趣么?”


  “不……我只是想要多了解精灵一点……只是这样罢了。”


  “真理奈。”克里斯把视线从书本上挪开,偏过头看着真理奈。


  “嗯……?”


  “精灵对于你来说,是什么?”


  “嗯……说真的我还不是很清楚,如果是小鬼树对我来说的话……是家人吧?”


  “喔……谢谢。”


  “为什么要感谢我?”


  克里斯轻轻摇了摇头,嘴角带笑的,她看向熙熙攘攘的商场门口,博士正;拎着大包小包的往这里赶着。博士对于真理奈的决定也不是很意外,只是告诉她助手的工作会比想象中的要辛苦,不想被炒鱿鱼就好好加油吧。


  啊,话说这样的话就不得不退学了,以前都是看者 别人退学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这样呢。真理奈这么想着,啊这样的话就要留那个人一个人在学校里(河蟹)面奋斗了呢,不知道她有没有努力的在画画呢。


  


  婵娟从人挤人的画室里(河蟹)面走出来一脸的郁闷,生着一肚子的气穿过人群走到路边,在贩卖机里(河蟹)面买了一瓶美味水又给自己灌了大半瓶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回到家里关上门把脸埋进枕头里,想着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个荒唐的笑话。


  自从好友真理奈突然退学去做了红豆杉博士的助手之后,在学校里(河蟹)面就失去的至交好友的陪伴,在不习惯中熬到了期末,算是又能够见到画室那边的好友了。至少刚放假还没开始集训的时候她是这么想的。


  因为工业时代过后,精灵联盟提出了人和环境共处的策略。工业时代的黑暗和污染让这片土地受伤太深了人类负担不起这个代价,随着联盟的政策一下,树木的开采慢慢变少,七宝市的仓库就空出来了很多,本来是准备废弃的,后来因为许多艺术家租了仓库当做画室,才保留了下来,现在反而成为了七宝市的标志。目前七宝市也开设了几家画室,作为艺术高考生的集训基地。不过因为训练家的热潮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一家还在运营着。所以婵娟每到了假期就是家,补课,家的三点一线。因为初中的时候没怎么用功,加上她一心以为初中毕业就能去做训练师的,所以在即使上一般高中门槛并不高的情况下,她还是只考到了飞云市两所艺术高中里(河蟹)面次等的B中,也正是因为这样被集训基地的老师冷落甚至被考上A中的人排挤。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明明去年还玩得很好的人,现在因为自己没有考上A中而一下子疏远自己了。


  虽然婵娟的心中是伤心并且愤怒的,但她仍然希望能和那个人重归于好,婵娟死死的盯着天花板,一想到那个人和她自己的同学有说有笑的出门,在看见自己之后,她尴尬的笑笑然后说道,我有事情,你自己吃午饭吧。想到这里婵娟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啊……烦死了。”她不满的嚷着,扒手猫从门缝里溜进来,扒拉着她的外套找小零食吃,婵娟看着她喃喃着,“我该怎么办呢?”


  ”喵?”扒手猫瞪着绿莹莹的眼睛看着她,自顾自的往嘴里塞着小鱼干。


  “果然不能指望这只吃货了呢。”婵娟无奈的看着它,从枕头下面拿出了实况接收器拨通了一个号码,“喂……真理奈吗,恩暑假开始了呢……呜呜呜呜。”


  “喔原来是这样。”真理奈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丝毫不见停的写着明天要交的观察报告,“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一言不合就大哭呢。”


  “你说我要怎么办嘛?”婵娟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眼泪。


  “那种人不做朋友也罢吧?”真理奈忍住笑伸手折起书页的一个角。  


  “这样的话,在画室里我就真的没有人说话了!”


  “唉……”真理奈一边感慨着好友的死脑筋,歪头略微一想便说道,“那好吧,你用周末休假的时间来下飞云,我帮你想想办法吧。”


  “诶嘿,真理奈你最好了。”


  


  从七宝市到飞云并不远,也不过是两个小时的路程,因为新修建了一条大路直接绕过了矢车森林,即使是没有精灵的人也能十分安全的通过了。往返两地的大巴车更是把时间缩短了一大截。当婵娟出了车站就看见真理奈笑吟吟的在路边张望着,小鬼树飘在她的身边看见她就马上藏到真理奈的身后去了。


  “博士借了我一只灰傲鸽,说是方便我回家什么的。”真理奈笑笑,“虽然我平时都住在研究所里不怎么回家,但有了飞空术,从鹿子镇到飞云的确节约了不少时间呢。”


  婵娟知道真理奈现在做实习研究员的工作很辛苦没什么时间回到飞云,而且她正是处于迟到的叛逆期中,更是不想回去面对处处管束她的父母。


  “你的突然离校可是让学校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呢。”婵娟说道,“真羡慕你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哦对了你又想到什么办法么?“


  “谈不上办法。”真理奈把小鬼树抱进怀里,“我只想带你去看一家店,是那里的店老板改变了我,相信也一定能够帮到你。”


  


  然后婵娟就被真理奈领到了一家店的门口,看着和一般的店无二的大门婵娟看了好友一眼,后者轻轻的点点头表示就是这里,婵娟转开门把手,走了进(河蟹)去,店里(河蟹)面点着烛台倒也不觉得暗。婵娟感慨着现在竟然还有用烛台照明,不管地里(河蟹)面却没有人,真理奈在她背后轻轻的嘀咕了一句,咦店主人呢?


  “欢迎光临,请问要看点什么呢?”从柜台后面传出了声音,是一个梳着金色双马尾的小萝莉。她张着红眸看了看来客片刻之后,笑嘻嘻的说道;"请等一下,我去叫克里斯过来。“接着她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这时候婵娟才看出来没看见人是因为这个小萝莉太矮了,她坐在一直==一只天然鸟的肩头,而那只天然鸟带着小萝莉一晃一晃的向着后面走去。


  不知为何,婵娟觉得这个小萝莉有些奇怪,无论是说话的动作还是眼珠转动的样子,都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异。真理奈仿佛来过不少次熟门熟路的拉开椅子拉着她坐下了。婵娟在后面的架子上看见一个相框,照片好像是偷拍的然后发现自己被拍了,脸上的除了笑还带着一丝惊讶。


  很漂亮的人,婵娟这么想着,不过看起来是十年前的照片呢,是店主的恋人之类的吗?


  “欢迎光临,咦真理奈这是在帮我拉客么?我可不需要这个啊。”克里斯从里间走出来,绕过前台坐到了那把椅子上,小萝莉依旧骑在天然鸟身上,拎着个白茶壶给每个人倒了杯红茶。


  “是我的朋友,她遇到了点儿麻烦,克里斯的话一定能解决的把?”真理奈一把搂住婵娟的肩膀。


  “我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在这世上一定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的,而且……”克里斯苦笑着看向婵娟,“我这儿也不是社区服务中心啊……嘛,算了。”


  “请说说你的难处吧,我看看我这儿有没有东西帮你解决。”


  婵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讲了自己的事情。从去年放假最初相识到发展成为十分要好的地步,至少她自己认为是这样的,再到各自收到了A中和B中的录取通知书,再到今年再去画室报道时,她和自己同校的同学手挽着手,十分要好的样子,一开始她也觉得没什么毕竟谁都需要交朋友的。中午去找她吃饭,手机没人应,因为她换了号码。下午去画室找她聊天没聊几句她旁边的人就回来了,而她十分冷漠着对自己下达了逐客令。第二天去找她的时候她终于肯和自己一起吃饭了,然而过了两天之后中午再习惯性的去找她的时候,她拉着同校同学的,对自己尴尬的说,“我今天有事情,你自己去吃饭吧。”心有不甘,继续追问下去,她只是说,你不认识的。


  就像是那些嫌烦把孩子草草打发的家长。


  “明明……明明集训前几天我还冒着雨去图书馆,只因为她说没人陪,为什么……”说到这里,婵娟哽咽了,她沮丧的垂下头去。


  “有时候付出不一定有回报。”冷不丁的,那小萝莉突然开了口,她一只手抱着一个木制的人偶娃娃,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看起来已经是老古董级别的游戏机,黑白画面的那种,说话时眼睛没有离开屏幕分毫。


  克里斯没有接话,她起身从身后的柜子抽屉里(河蟹)面取出一个盒子放到柜台上,那是一个木制的盒子上面光滑一片什么都没有,克里斯打开盒盖,里(河蟹)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红色的锦囊。


  “这东西来自东方的一个国家。”克里斯捏起锦囊旁边串着的红线把它拎起来,“那边好像有一个叫做月老的老头子,掌管人类的爱情,用红线的两端拴住眷侣,他们就会白头偕老,反之,线断,缘尽。这个东西据说就是用红线织出的布匹做成的。”


  “不过这东西不是情侣用也没有关系,知道有一种特性叫做魅惑身躯吧?在野外的时候携带拥有这个特性的精灵会更加容易遇到异性,同样的,当你携带了这个锦囊之后,会更加容易遇到这个锦囊里(河蟹)面放着的东西的主人,所以你只要把属于那个人的东西放进(河蟹)去然后把这个东西随身带着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婵娟不可置信的看着被克里斯拎着的小袋子,在看见对方点了点头之后便半信半疑的问道,“要多少钱?”


  “不用钱,你用好之后还给我就好了,不过你要记住,缘分增加了不一定就能改变结果,或许会发现更糟糕的事情。”克里斯最后嘱咐着,把锦囊收回盒子里(河蟹)面带着盒子一起交给了婵娟,不过婵娟并没有听进(河蟹)去多好,她一心想着回去就马上要试一试。


  


  


  婵娟回到家里,从包里取出那个装着锦囊的盒子打开了,仔细看时,上面还用金线绣了两只她没有见过的鸟,它们相依在水面上。她不知道那鸟叫什么,只是觉得十分的好看,这样的话,我应该就与机会和她重归于好了吧,一定要让她知道就算学校不同了我的人格还是没有变化的,真希望能继续和她做朋友,唔不能乱想,首先要验证一下这个玩意儿到底灵不灵万一那店主是个神棍呢,明天就去试一试!


  第二天,婵娟一大早就到了画室,从她的笔盒里(河蟹)面偷偷拿了一块小橡皮,郑重其事的放进了锦囊里(河蟹)面,她把口袋束紧用红线打了个结扎好放进了衣服的口袋。她刚刚起身抬头就看见有人推开画室的门走了进来,赶紧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过了一会儿,她也来了,抱着一大摞的参考书,经过婵娟的位子的时候,最里(河蟹)面的一本终于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掉到了地上,接着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又有几本书掉到了地上。婵娟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便起身去帮她捡起地上的书并且放到了她的位子上,婵娟看见她低下头轻轻的咳了一声,很小声的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啊。”婵娟对她笑笑,还想多说几句的时候老师走了进来,只能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因为这个她一上午的心情都很好,看起来这个东西挺灵的,她这么想着。中午的时候,婵娟想试着找她一起吃饭,在洗手的地方碰到了她,婵娟犹豫了很久,才用试探性的语气轻轻的开口:“那个……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


  …………


  沉默了很久,婵娟甚至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了她没有听见,正当她准备再说一遍的时候,她洗完手抬起头来看见婵娟,她尴尬的一笑,挽上她的同学转身走了,婵娟一个人站在原地,她尴尬的看着镜子里(河蟹)面的自己,心里有一个声音说,你就像个小丑。愣了一会儿她才关了水离开了。


  婵娟彻底相信了店老板所说的,锦囊的确增加了她们指尖的缘分,她总会在各种地方不经意的碰到她,而婵娟自己也很努力的露出笑容和她套近乎,只是她总是尴尬的一笑往往没聊几句就找借口离开了。


  “总觉得作得慌。”婵娟站在厕所的隔间里(河蟹)面,背靠着门自言自语,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了她的手里捏着那个锦囊如此自嘲着,她几乎快把耐心耗尽了就是不想放弃。这几天她一直觉得十分的烦躁,从早上来到画室开始一直持续到傍晚结束,一开始上课就想着快些到中午,下午的课一开始就想着快些放学,当终于离开画室的时候内心升起一股莫名的轻松,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厌倦了,并不是厌倦了画画而是厌倦了这个画室的一切。


  

  这时候通过并不隔音的门,她听见了声音,是她的那个铜须也,她似乎十分生气的样子,脚步声非常重。


  “好讨厌啊,每天都缠着我,阴魂不散的,看不出我不想和她好了吗?”她很生气的打开了一个隔间走了进(河蟹)去,而她的朋友在外面等着并且问了一句,“是那个每天来找你的B中的女的?”


  “就是她呀,B中的垃圾,死皮赖脸就是要凑上来!”声音从隔壁的隔间传出来带着回音一下下的击打着婵娟的鼓膜,她觉得自己从头开始一点点的被一盆冷水浇透,内心有一个自己在大声的发出刺耳的嘲笑。她感觉有什么东西终于支撑不住了,在一根根的断裂。她想起了店主说的,“会更容易遇到对方。”以及“缘分增加了不一定就能改变结果,或许会发现更糟糕的事情”不过现在想起来的确不晚,或许这也是一种缘分,婵娟这么想着,是自己太天真了,真理奈说的没错,这种朋友不处也罢,是自己太死脑筋了。


  听到声音逐渐远去了,婵娟将门打开,取出锦囊里(河蟹)面的那一小块橡皮扔进了厕所的垃圾桶,然后打开了手机,从联系人一栏把她删去,做完这一切,她感觉顿时轻松了不少,在那一瞬间她仿佛听见了有什么紧绷的东西终于支撑不住断裂的声音,那个大概是名为虚假的友情的丝线吧。


  整个假期很快就过去了,婵娟已经彻底不想在那个画室呆下去了就说服了父母让自己去向七宝市那些租了仓库做画室的艺术家们拜师学艺,虽然这个比在那边儿每天枯燥的练习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但是至少不用面对那个人,以及画室里(河蟹)面艺术家的作品都让她的心情变得愉快起来。


  去学校的时候,婵娟绕了一下路,去那家店把锦囊还给了那个店主。


  “想通了?”店主笑吟吟的接过那个盒子,放回了柜子里(河蟹)面。


  “恩,我已经想好了!十分感谢您的帮助!”


  “都说了我这里不是社区服务中心,下次可别再给我找类似的麻烦了。”店主手撑着桌子一副“我对你们这些年轻人表示无奈”的样子。


  5
评论
热度(5)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