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pm】胆小鬼—第二章:背弃剑

    克里斯坐在米亚雷市街角的露天咖啡厅里,点了一杯清咖然后从旁边的书架上随意抽了本书来看,今天红豆杉博士带着真理奈去拜访这个城市中的一个精灵博士了,所以今天没有她什么事情。也好,昨天晚上的那些小意外似乎把真理奈吓得不轻,像他这种连精灵之间正规战斗都没有经历过几场的人来说,在让她经历一下类似的事情的话,就算是在普通的训练师眼里面不算什么的,也会给她留下口阴影。她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苦涩无比的液体,翻看着卡洛斯的地图,然后在某一页上停了下来,她盯着看那页印着“迷幻森林”字样的图片,皱眉思索片刻之后,伸手招来服务生又点了一份甜点,然后在外套口袋里面摸索着,直到那枚纹着神秘图腾的精灵球被她握在手里。这是昨天叫留在店里的那个孩子传送过来的,本来想着也许会有时间去那个地方一趟,只是没想到闲功夫来的这么快。她把精灵球放大并且打开,象征鸟漂浮在空中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要麻烦你带我去一趟这里了。”克里斯把那本书推到象征鸟面前,而象征鸟却是一脸的还没有睡醒,并且浑身散发出抗议的气息。

  “天然鸟没去过,飞空术得去过的坐标才能到达,所以拜托!”克里斯无奈的看着毫无干劲的象征鸟,正好甜点上来了,克里斯一伸手就把那份马卡龙推到象征鸟面前,看着象征鸟瞬间亮起来的眼睛,心里知道有戏了。


  “去哪里都成,就尽管交给我吧,大小姐。“克里斯的脑海里面传出元气满满的声音,接着是狼吞虎咽的咀嚼声和吧唧嘴的声音。一盘子的马卡龙以不可描述的方式被象征鸟吞下去之后,克里斯又慢悠悠的喝完了杯子里面的咖啡,然后起身去结账。在出发前还不忘了给博士的实况接收器上面留个言,以防万一给真理奈也留了一个。


  独剑鞘把自己的身体插在松软的泥土里面单只眼睛望着天空出神,林子里面很静,天上连只鸟都没有。独剑鞘能听见叶子和叶子的摩擦声,和虫子在枝叶间的窃窃私语它有些出神了,追溯着自己在这片林子里面度过的每个日夜,最终定格在某个过去的节点上。


  那时候它还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刚被匠人从剑炉里面抽口出来,浑身红彤彤的像极了燃烧的火焰。进入水中淬火的那一刻,是它记忆的起始。虽然事后回忆起来已经变得模糊了,但它还是清晰的记得,匠人那热切的眼神,只是那时候它并不能读懂。当它被匠人打磨出锋利的刃,细心雕刻出精致的花纹。每一道工序都包含了刀匠无限的期盼。铁剑也在一道道工序中神志变得清明,也生成出了希望。它希望成为一把优秀的铁器,被人赏识,被人重用。并且随着逐渐的完工,这份希望无限的扩大了。就在它满怀希望地等待的时候,只听见匠人的一声叹息,那双灼热的眼睛黯淡了下去,“还是不行啊……”这么说着的匠人,把铁剑扔到了阴暗仓库的角落。

铁剑在角落里面彷徨无错着,它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它的内心曾经充满希望,现在那希望之火也同匠人的眼睛一样,慢慢的黯淡熄灭了。如果它能像人类那样哭泣,恐怕早就泪流满面了。可是事实上它只是一柄身体中没有丝毫水分的铁器罢了。在黑暗中等待着,它能听到黑暗中小拉达的窃窃私语。它从事儿开启时而锁上的窗缝中,听到了匠人终于锻造出了得意之作的消息。那把幸运的同伴的主人成为了国王,而匠人的作品在一夜之间名满天下。王公贵族们想方设法,通过各种途径,怎么都想得到一把出自匠人手中的作品。仓库里的检被一把把的取出去,被擦得干净,配上光鲜的饰物。唯独它被留在了角落里面,也许是它蒙上了厚厚的灰尘,或者是因为靠在角落的缘故,总之它被遗忘了。它在黑暗中愤怒,在灰尘中不甘,最终还是挣扎无望,内心被折腾的麻木。


  再后来,它听见了那匠人在无人之时的独自低语,才明白匠人过得并不幸福,也许在历经种种世事变迁的匠人终于明白了,那把国王的剑只是一个巧合,只是因为剑的主人成为了国王而已,自己的技艺并没有到十分高超的地步,他也不是万能的神明,能够保佑人们。世人的吹捧让他产生了错觉,而自己也在那种错觉中麻痹,深陷泥沼不能自拔。世人也想成为像国王那样高贵的人,为了让这份心愿有所寄托,才会前来求得匠人的作品吧。因为这样,才让匠人无法静心研究技艺等他醒悟的时候已经到了要步入暮年的年纪了。


  当匠人死了的时候,这里就无人居住了。他的家人都搬走了,带走了许多东西,唯独没有带走那把被遗忘在角落的铁剑,也许是觉得又沉重又没什么用。铁剑终日躺在灰尘落满的角落,透过被小拉达咬破的窗户纸看着外面的日升月落。


  当物什被遗忘在角落,放置百年之后,就会从中生出付丧神。能够自由移动自己的身体的铁剑离开了那间早已破败不堪的屋子。它在人世间徘徊,成为人们口述中的鬼怪奇谈的一部分。在旅途中它也有遇到过一些同伴,有时候也会避免不了的打一架,而更多的时候是互相叙述着彼此的见闻,完了之后各自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它以为自己永远都会这么流浪下去,至少它觉得比起那些被供在深宅大院里面的同类自己已经十分幸福了,但是它的心中总是有一个结,它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主人,一个归宿,来满足那份天生就从剑炉里面带出来的守护主人的本性。


  当它途径一座森林的时候,很不幸的在里面迷了路,周遭的场景似乎一直都没有在重复,却怎么也走不出去。然后在夕阳映照的小溪边,它看见了人类的影子,那是一个人类的年轻女孩,穿着一身旧的棉袍,上面用黑白两色的线勾勒出了两头它没见过的精灵,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厮打还是别的什么,独剑鞘只觉得那用线勾勒的龙眸带着丝丝寒意直勾勾的盯着它看。它本能的想要逃离,却看见女孩身边的那只鸟转过身来,巨大的双眼怒睁着,它被吓得一愣,一时间忘记了要离开。


  “你迷路了吗?”人类的女孩儿听见动静转过身来,独剑鞘看见了想初春枝头那样的绿色,以及她的眼中温润的红色像是曾经透过结满冰霜的窗户看见的燃烧在人类宅邸里面温暖的炉火,至少那火焰在它看来温柔又温暖。然后她踏上那些即将消失的阳光,走到独剑鞘面前,蹲下来看着它,“没有见过的魔兽,你叫什么名字呢?”


  游荡于人世间的铁剑茫然的摇了摇身体,它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呢?只是出现在人们茶余饭后闲谈内容的付丧神,被称呼最多的,无非是“妖怪”或是“恶灵”之类的字眼吧。连把它锻造出来的那个人,都未曾赋予它名字。


  “哦,这样也不奇怪。”那女孩仿佛听得懂铁剑的话语一般,她站起身,“在这个世界上未被发现和命名的魔兽还有很多,你也是其中一个吧?"


  “不过如果是剑的话,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女孩笑着说道,温润的红瞳在逐渐消失的夕阳下发着金红色的光芒,她面对着铁剑轻轻的说了句什么,“当然用不用是你的自由啦,毕竟我不是你的主人呢。”女孩看着夕阳消失之后又逐渐被黑暗和云雾缭绕的森林,“这座看似走不出去的森林也一定被某种世人不曾知道的魔兽,冥冥中操控着的把。”


  其实这句话独剑鞘大半部分都没有听懂,只是凭着直觉觉得这个女孩子十分的神奇。到后来它随着女孩走出了那座森林,也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克里斯蒂娜。它表示自己还会再次踏上旅途,克里斯则神秘的笑着说,我们还会见面的。便离开了。又独自旅行了许久的独剑鞘渐渐的厌倦了这种居无定所的日子,在这期间正如克里斯说的那样,它有了名字,人类把它们这群游荡在世间的剑叫做独剑鞘,那些白大褂的博士振重的把它们的名字写进了厚厚的书籍里面,而独剑鞘则将那个女孩给予它的,独一无二的名字刻在了记忆的深处。它回到了那片会让人迷路的森林,并且就此定居了下来,它时常把自己固定在树梢上眺望着远方缭绕的云。夕阳吧薄雾染上一丝绯红,把独剑鞘的剑刃镀上一层铜红色。


  


  “真怀念啊。”踏上迷幻森林的土地,克里斯这么感慨着。象征鸟静静地漂浮在克里斯的身边,头上的独眼看了这片会令人迷路的森林,似乎回想起了十分久远的事情。


  “我记得你那时候故意装迷路。”克里斯的感知中,传出了象征鸟一贯的带着些许懒散的声音,“明明有我在,幻象什么的根本不成问题。”


  “啊,那时候我听见了带着迷茫和疲惫的声音,不过它自己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克里斯打开实况接收器,发现没有信号就暂时放弃了看博士有没有回信息的做法,径直向着森林中走去。


  “不过你那时候并没有帮上忙,不是吗?”


  “我只是好奇罢了。”


  “而且你就这么确定它还在哪里?”


  “你也能预知未来吧?象征鸟。”克里斯笑了,“临行前,我占卜了,它的确还在,有时候你们魔兽真的比人类还要执着呢。”


  “占卜又不叫我!那种二愣子能做些啥!”象征鸟不满的抱怨着,她总是对这种事情十分的在意,仿佛后辈的活跃会严重损伤他的自尊心似得。



  独剑鞘从树上飘下来,途中的一只绿毛虫似乎白了它一眼,似乎是在责怪这把剑又在树上刺了一个口子,它自顾自的一边神游一边前行着,自然是无视了那记白眼。凭着感觉,它又习惯性的到了那条小溪边上,时光变迁,这片森林比起刚来的时候缩小了不少,但是位于森林深处的这条小溪的周围却还维持着百年前的光景,夕阳下面,就好像是真的回到了过去一样。


  独剑鞘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错觉,是因为溪边蹲着一个女孩子,她抖了抖洛丽塔宽大的裙摆上的泥土,缓缓的转过身来。


  “好久不见。”她轻声说道。独剑鞘看见了一双温润的红瞳,像是壁炉里面的火焰,温暖而柔和。


  独剑鞘上前去,它的刀刃反射着光芒,它将自己的身体横过来,躺在了女孩向前伸出的手上,这也是它透过门缝看见的,那些铁剑被人恭敬的捧着离开,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这样的话,我的心意就能够传达了,和你相关的记忆依旧清晰,你给予我的名字我也好好的记得呢。


  “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尘切的主人了……”独剑鞘闭上了眼睛,渐渐的让自己陷入沉睡,流浪了太久又等待了太久,它真的困倦了,它觉得自己需要做回一把普通的剑一段时间。


  


  克里斯用布把这柄剑仔细的包裹起来,和象征鸟一起离开了。回到米亚雷市的半路上,大概是到了有信号的区域了,克里斯就觉得手腕上的实况接收器在震动,可是飞空术的状态下是禁止打电话的,这一点在训练师守则的第二条高高挂着,她只能让象征鸟速度在快一点,一落地她就打开了实况接收器然后被二十多条通话请求吓了一跳,感觉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于是就回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红豆杉博士。


  “博士,发生了什么?”


  “在电话里面说不清楚,总之请你快一点到米亚雷的精灵中心来吧,真理奈的小鬼树出了点儿事。”电话里面博士的语气是急切的,背景里面好像还掺杂着真理奈的啜泣声。


  “诶?人类的事情真的是很多呢。”克里斯的感知中,象征鸟慢悠悠的开了口,然后被另一股略显沉稳的声音打断了,然后就是两只鸟彼此吵嘴的声音。


  为担心的是小鬼树,它还只是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不一定活得下来。克里斯果断切断了和两只鸟的联系,还好降落的地方离精灵中心并不是很远,等到克里斯气喘吁吁的跑到之后,就被等在门口的红豆杉博士拉到了手术室前面,克里斯看见真理奈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捂着脸不用说也是在哭。


  “事情是这样的,在布拉塔诺博士的研究所那边出了一点意外,一只训练家寄放的哈利栗在检查的过程中受惊,无差别的释放了还不是很熟练的飞弹针,别的还好,就是这孩子替真理奈挡了一下,是因为还没有很多类似的经验的关系,正中了要害,乔伊小姐说可能会撑不住。”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代替小鬼树受伤就好了。”


  “嘛……你也不必自责,本来把技能不熟练的精灵说也不说就随便寄放就是训练家的责任,而且真理奈酱你也十分迅速的把小鬼树送到精灵中心来了啊。”红豆杉博士这么安慰着。


  “真理奈你知道吗……”克里斯走过去,捧起少女因为哭泣而变红的脸,“维系精灵生命的并不是寿命,而是心灵的力量,当它们心灵的力量枯竭的时候,它们就死了……所以,祈祷吧,将这份力量传递到那孩子的心中,给予它力量。”


  “我……我明白了,克里斯说得对……光哭是没有用的。”真理奈抹了把眼泪,低下头双手合十开始祈祷。


  “嘿……这招哄哄小女生可真不错。”感知中某个多嘴的又强行搭上了线。


  我并没有欺骗她啊,克里斯这么对着象征鸟说着,下次再强行进我的脑子,我就联合着天然鸟一起把你的脑子轰成飞机发动机里面的蚂蚁。


  好过分啊你,又联合那家伙打压我,说好的老会员福利呢,话说这什么奇怪的比喻。


  克里斯没有理会咋咋呼呼的那只鸟,专注的盯着手术室门口的那盏红灯。


  一定会没事的吧……


  4
评论
热度(4)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