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pm】胆小鬼—第一章:占卜术

 飞云市,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紧密的排列在这片靠海的土地上,但是楼房是不可能贴在一起建造的,于是就生出了这些小巷,它们被高楼挡住了阳光,显得阴暗非常,却不冷清,反而因为酒吧以及闻名的小吃店而显得十分热闹,不过也只是在晚上而已,在白天还是十分冷清的。

    真理奈在一个即将入夜的黄昏气喘吁吁的站在某个小巷的口,她在踌躇着要不要进~去,走小巷的话能够很快地回到家,但是由于母亲再三警告,她从来都没有走过。她四处张望了一下,街道上人来人往的,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在小巷口徘徊犹豫的女孩子。她偷偷的往背后瞄了一眼,没有人跟随着,她仍然可以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丝毫不见减弱。这种目光已经持续了一个月,让她心烦意乱一放学就只想回家。看着昏暗的巷子,真理奈咽了咽口水,说不怕才是撒谎的吧,她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冲过去就马上可以回到家了,没事的,现在还没有什么人……她拉紧了肩膀上的书包带子,快速跑进了两栋楼之间。巷子很窄,安静的连她自己的脚步声的回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太多安静了,以至于她跑到一半的时候就后悔了,心里害怕的要死,不自觉的就减慢了速度。在经过一个角落的时候被一个突然窜出来的光头佬吓得不轻,根本没有听进~去那个人嘴里的话以及递过来的光碟,真理奈大叫一声,眼泪水也跟着涌了出来,哭着向一个拐角跑去,徒留光头佬在原地尴尬的保持着递出的姿势。


  真理奈在一盏灯下喘着气抹着眼泪,她走错了岔路,谁知道这种看起来一通到底的巷子会有岔路呢。她的头顶上挂着一站马灯,拴在原本应该挂着站牌的地方,被对堂风吹得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似得。真理奈靠着门板抱膝坐下,天已经黑透,她不知道怎么回去,耳边可以听见小巷里~面传来的嘈杂的人声,可是她不敢走,她从小就怕黑。


  “欢迎光临,迷路的孩子。”她听见一声很好听的女声,然后手里~面被塞进了一包纸巾,“不介意的话就请进来坐坐吧。”门完全打开了,绿色的裙角一闪晃过她的视野,天花板上的罩灯投下朦胧的光,而真正照亮这间屋子的,是几十盏烛台,蜡烛淌着泪供养着烛火照亮着这一切。真理奈抹了抹眼泪方才看清了刚才帮助自己的人也不过是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而已,她穿着一身做工精致的洛丽塔,橄榄绿色和灰蓝色的交织,仿佛置身于丛林。注意到自己关注的对象也在注意着自己,真理奈连忙收回视线,吧门带上。柜台上胡乱码着几本书真理奈拉开柜台前面的一把椅子,犹犹豫豫的坐了下去。


  “要吃点什么吗?”店主从书堆上面拿下一个饼干盒,打开推到真理奈的面前,看着里~面码的整整齐齐的曲奇,真理奈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饥饿,但她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是象征性的取了两块。店主倒了两瓶牛奶放在炉火上加热着,是来自远方城都的哞哞牛奶。


  “这家店没有名字,名字即是无名……”店主拿着银勺搅拌着牛奶,“在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不能用金钱购买,在这里,缘分就是金钱,甚至比金钱更甚。”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店主倒了一杯牛奶给真理奈,“嘛……不过误闯的人也有就是了。”说完了向着真理奈挑了挑眉毛。

   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默而尴尬,店主看着真理奈低头一点点的喝着牛奶,笑容慢慢的浮现在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跟着你,是这样吗?真理奈小姐。”

   真理奈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握着杯子把柄的手随之颤抖了一下。既是因为店主事前并没有问她的名字现在却叫出了她的名字,也是因为店主竟然知道自己这一个月来一直被什么困扰着,接下来她又感到一丝激动,店主说不定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您……您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吗?”真理奈把祈求的目光投向了柜台的后面,店主看着她,保持着微笑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了椅子后面,双手扶着椅背,真理奈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是下一刻就有什么绿色的东西降落在了空出来的椅子上面,鸟型的精灵收拢了双翅,无神的双眼紧紧的盯着真理奈的眉心。

   “城都地区的天然鸟,他的眼睛能看透过去和未来。”店主幽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透过余光,真理奈看见她向天然鸟轻轻的点了点头。真理奈收回视线,她看见天然鸟的眼睛像无底的潭水,仿佛要把她吸进~去一般。等她回过神来,就看见店主从门的方向走过来,怀里抱着一只小鬼树,本来不该出现在合众的小家伙吓得瑟瑟发抖,眼神中带着恐惧和慌张,不安的看着四周。


  “真理奈你最近去过卡洛斯吧?”店主抱着小鬼树,坐到了真理奈的身边,天然鸟从椅子上跳到桌子上,啄食着盒子里~面的曲奇,店主安抚着小鬼树,轻轻哼着不知名的轻柔曲子,“它自己大概是跟着到了合众,找不到回家的路才只好跟着你了。”


  '那我该怎么办?”一想到一个月前的确刚从卡洛斯回来,真理奈心中更是没了底,再去一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呀!父母绝对不会同意的,而且就算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们好了,他们也绝对不会相信的。


  “难道你们人类都是这么不负责的,啊?”店主看着真理奈犹豫不决的样子,冷冰冰的开口了,好像是在说,你自己不下决心去做,谁也帮不了你,的样子。


  “我明白了,我会努力去说服我的父母的!”真理奈的内心也是不服气的,虽然话刚出口就后悔了,从小就习惯了服从父母,一时间要违逆他们真的十分困难。


  “你回家去等着,一周后送这小家伙回去。”冷不丁的,店主又冒出一句话,这次的语气有了些许的缓和,真理奈抬头一看,店主的脸上有有了淡淡的笑容。


  什么和什么嘛?!真理奈在内心嘀咕,真是个奇怪的人。


  


  小鬼树跟着真理奈回了家,当然避免不了父母的一顿臭骂。并且在第二天就等在学校门口接她回家,她自然是不能对小鬼树置之不理的,真理奈从小就被父母送着参加各种补习培训班,在补习班个各种试卷课本指尖,最初的那份想要成为训练家,和精灵一起到各种地方旅行的心愿早就在这些繁杂的事情里~面渐渐地被埋没,消失了。以至于在十岁那年,送到手中的不是博士的邀请卡,而是飞云某中学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并没有感到意外,也没有吵闹,大哭,她默默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父母希望自己做一个平凡的教师或者是一个研究员,那她就按着这个他们所期望的方向走,她也明白父母没有读过太多的书,在放弃成为训练家之后就找不到工作,好不容易生活能够安定下来,当然不希望自己也去受这种苦,虽然她自己并不觉得辛苦反而是苦中作乐,但是没有体验过这一切的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资格说这话。


  她本以为自己早已失去了对旅行,对精灵的热爱,但是当她坐在房间里,小鬼树怯生生的更过来,然后蹭着她的手心的时候,她感受到了一股温热的触感,虽然她在心底里很清楚幽灵系是没有体温的,这个她在书上看了很多遍,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内心有一股被冰封许久的热枕被这股若有若无的温度融化,让她回想起来在自己心甘情愿接受这一切之前,和精灵一同玩耍的珍贵时光,以及路边不知道名字的训练家对自己的鼓励。


  到头来她还是意识到,自己还是十分喜欢精灵,渴望和它们相处的。


  于是她开始背着父母做各种事情,她翻书查阅了小鬼树的资料,然后拜托同学帮忙带符合小鬼树口味的饲料,小鬼树吃的很开心,真理奈也感到很开心,但和以前的开心又不一样。


  一周之后,真理奈收到了红豆杉博士的来信,不过和训练家还有旅行没有什么关系,信上写着因为真理奈学习优异,博士特邀她做接下来自己卡洛斯研究的助手。真理奈的父母很高兴,真理奈自己的心里~面明白这大概是店主想到的让自己送小鬼树回卡洛斯的办法,因为红豆杉博士绝对不是那种以学习成绩判定人优劣的人,这种机会无论如何都不会落到她的头上。


  “这就是真理奈酱吧?难得克里斯在帮忙的同时会谈条件呢?”当真理奈拎着行李箱走到飞机场的时候,红豆杉博士正面带微笑的和旁边的店主说着什么,而店主捏了捏洛丽塔白色的滚边,把上面的褶皱抚平,慢悠悠的开口道,“我也是偶尔会想收点报酬的。”


  “那么这个孩子是有什么特别的天赋么?”红豆杉博士这么说着,上下打量着真理奈,真理奈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见红豆杉博士呢,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是一个除了读书啥都不会的家伙而已。”后方的店主默默地泼了盆冷水,红豆杉博士却仍旧笑着,“克里斯这你就不对了,知识也是一种力量呀。”


  店主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说什么,俯身拎起行李准备上飞机了。


  “你不要介意,克里斯她一直都是这样。”博士笑着向真理奈解释,真理奈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在之前已经稍微见识过一点了。


  在飞机上,博士听店主讲了事情的经过,真理奈也了解到了店主的名字叫克里斯蒂娜,是喜欢在各种地区各种城市开店的商人。


  “不过真理奈你这种情况还真是少见,在上学期间没有持有过一只精灵,并且上的还是纯理论的课程……不会觉得和时代脱节吗?”红豆杉博士翻着手里的书本,笑着问道。


  “这是父母的意愿。”真理奈的语气中也有一丝的无奈。


  “哦……那还真是糟糕,的确训练师热潮在掀起的同时也的确存在不少隐患,比如那些没有天赋的人最终被刷下来,也是十分无奈的事实,不过光学习也不能逃避什么,训练家的旅途虽然很辛苦,但是就算没有什么成就,还是会有很大的感悟的。就算你以后去做老师或者研究员,这份感悟是必不可少的,而你,没有。”红豆杉博士看向真理奈,真理奈第一次觉得博士的面容那么的严肃,“还是说你想和飞云的大多数人一样,做文职的工作?”


  真理奈的脑海中浮现起了飞云市那些面无表情的文职人员和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模式,果断而坚决的摇了摇头。对此红豆杉博士只是笑了笑没有再做回答。


  到了卡洛斯之后,来不及修整红豆杉博士就说要马上去白檀森林展开调查,真理奈看了看逐渐暗下来的天空不解的看着博士。


  “晚上是各种精灵开始出没的时候。”克里斯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眼前的白檀森林。一时间,真理奈有一种这几年的书都白读了的想法。


 森林里~面暗的出奇,虽然有手电筒但是怕会惊吓到里~面的精灵而只开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克里斯看见自己怕得要死又不敢表现出来的样子竟然有那么一秒忍不住笑了。不过走了这么久都没有什么异常,除了博士半路上看见一只吊在树上的独角虫太过激动而把人家吓跑。就在真理奈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翅膀振动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本来走在后面的克里斯突然跑到了前面,她从衣袋里~面随意的取出一颗精灵球看也不看就抛了出去,上个星期的那只天然鸟依旧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仿佛没有听见那逐渐逼近的危机一般。


  戏法空间

    真理奈明明什么也没有看见,天然鸟还是站在那里,但是她的确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因为那股振动翅膀的声音变得缓慢了,同时她也看清楚了向她们袭来的东西,那是一群大针蜂!


  “博士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还是赶紧逃跑比较好。”克里斯这么说着又让天然鸟使用了闪光,趁着这群虫子被突如其来的光线闪瞎的时候赶紧跑出了这要命的地方。这下就算是没经历过实战的真理奈也明白了,大针蜂这种精灵,一旦惹上它们那么这辈子都会被它们追杀,除非远离它们的居住地,越远越好。想必克里斯是因为不想恋战然后染上大针蜂那永远都消不掉的信息素吧,克里斯真的是个考虑十分周到的人呢。不过比起这个,虽然克里斯并没有认真的对战,惊险程度也是让真理奈后怕了好一会儿。


  “比起这个,我想我们还是回去休息吧。”看着脸色还是苍白色的真理奈,克里斯提议道。


  “克里斯每次扔精灵球的时候都不看是什么精灵的吗?我看你的精灵球也没什么特殊涂装,不怕搞错?”回去的路上,红豆杉博士突然这么问了,因为现在的精灵球采取的都是不透明的球壳,为了防止搞错训练家一般都会用特定的顺序把精灵球用外接装置吸附在衣服或者包上面,或者进行加工喷上特殊的涂装,但是克里斯是随意的揣在口袋里的而且没有涂装,两个条件都不具备。


  “喔……因为家里的孩子几乎都偷懒不想出来,所以我只带了这个孩子。”被问者一脸的平静。


  真理奈现在觉得克里斯一点都不考虑周到了…………


 

  4
评论
热度(4)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