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伯爵天草】岛原06


#我打戏真的很烂,不堪入目……
#没有人理一下我的100fo点文吗x

咕哒君他们在前往原城的路上再次遇到了之前袭击他们的archer。
山丘上站着archer,他的头顶是乌云密布的天空,玛修从队伍前方直接往后跑冲到天草前面嘭的一下重重的把盾砸在地上。
第二次谁都明白archer想做什么,而事实上他真的这么干了,一千把火绳枪整整齐齐的排在半空中,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天草——其实就等于对准了眼前这支小小的队伍,齐刷刷的上膛声中莎士比亚不慌不忙的打开他那本厚实的书,钢笔在书页上轻轻磕了一下。
“聆听吧,歌颂吧,吾辈的诗篇比钻石更加不朽!请关闭电子设备,不要大声喧哗,不要随意走动,那么……开演之时已至,献上如雷的喝彩!(First Folio)”
有那么一瞬间咕哒君看向天草,因为天草从他那边要去了莎士比亚的指挥权,他也听闻过在某场过去的圣杯战争里面莎士比亚曾是天草的从者这回事。

但他不知道天草要干嘛。

“第一波攻击,拜托你了,玛修小姐。”天草突然出声,玛修点了点头,以玛修的盾为中心白垩之城城墙的虚影满满的构建起来。
【时为朦胧的白垩之壁】
弹丸在下一秒纷纷击打在雪花搬的城墙上,在东木挡下亚瑟王宝具的城墙如今变得更加坚固,只要少女的心灵不会动摇,它将守护盾后的人到最后一刻!
当那火绳枪的火力逐渐减弱的时候,出现在周围的是莎士比亚召唤出的军团,和新宿特异点那时有几分相似的巨大石像(李尔王)还有大批的龙牙兵和人造人,他们向着archer包抄了过去。
“这都是您展现给我的宝贵素材,天草阁下。”伟大的剧作家迎着少年略带惊讶的目光,然后他张开了双手。
“虽然因为各种原因这些只不过是幻想,尚且达不到新宿那个高度,但凭借这些演员,您能展现给吾辈一场怎么样的好戏呢,请吧,天草阁下!”
“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武藏小姐。”
“噢!交给我吧!”武藏十分帅气的一只手按着腰间的刀另一只手捞走了玛修。
“欸??等等等!”
“master要留在这里指挥我们分散archer的火力”天草笑眯眯的按住了咕哒君的肩膀。

的确莎士比亚的幻象能够很好的吸引住archer的那些枪,咕哒君被岩窟王拎着混在幻象里面,岩窟王在向前突进的同时时不时挥手挡一下迎面而来的不长眼的弹丸。
但是为什么要拎着我啊!咕哒君十分不满。
“因为共犯你跑的太慢了,这儿不是能让你慢慢走的监狱塔”岩窟王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他一挥手黑炎迎着雨水飞了出去一部分火绳枪直接炸膛。
但是并不能解决根本上的问题,archer好像把他的库存全搬了出来,以他为圆心火绳枪黑压压的在天空中占据了一小片的位置。

“天草你究竟想干嘛……咦呀呀呀!”
岩窟王冷着一张脸把咕哒君的头摁下去,一发子弹割破他的手套呼啸着打进地里。
因为幻象的包抄archer的火绳枪渐渐聚集成圆形以防止后方的突袭,站在枪阵中心的男人持着他的剑,他看着逐渐逼近的从者大笑。
“好吧,让吾看看,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因为他是英灵,所以火绳枪的子弹已经不是普通的子弹了,而是魔力高度凝聚的产物。”拎着咕哒君的岩窟王突然开始解释,“……ruler要我转达给你,因为他拎不动你”
然后在咕哒君怨念的目光下他继续说。
“如果我们足够接近,他说不定会开宝具哦?”
“哈?!”
“如果他和迦勒底的那个不靠谱的魔王小姐是同一个的话……”岩窟王猛的刹车咕哒君险些被离心力甩的直接飞出去,他就近找了个沟把咕哒君扔了下去然后自己也跳了下来。
天空中火绳枪逐渐排成了更整齐的圆形,同时因为玛修和武藏离他最近她们的正面分布了更加密集的火绳枪阵。
“他要开宝具了吧……”天草蹭的一下不知道从哪里跳了下来摔在咕哒君脚边,然后马上爬起来扒着沟边往外面瞄。

“三千……世……界!”

archer拔出了他的剑直直的指向来犯者,火绳枪齐刷刷的开了火,高度凝聚的魔力子弹在空中滑过一条条深红色的直线。玛修迎着枪口冲过去然后展开了宝具。
“如今仍是遥远的理想之城!!!”
巨大的白垩之城卡美洛瞬间伫立在前方,如同玛修的精神同等坚固的城墙之前,就算是暂定为织田信长的人所发射出的子弹也不能够突破这壁垒的防护。
然后武藏从城墙上一跃而下,锁定了目标的火绳枪无法转向,双刀的女剑客帅气的穿过枪阵上方的空隙,双刀迎上了archer手中的刀。

等到白垩之城连同火绳枪一起消失,天草率先爬出那条沟,确认安全才拉咕哒君上来。
他看见在向阳的山坡上面雨渐渐的停了,武藏的刀上向下滴着血,她的面前archer顽强的站立着,他的灵核已经被穿透,毫无生还的可能。
魔力构成的身体由内向外崩坏着吧,能看见金色的粒子从铠甲的缝隙中漏出来。
“迦勒底的御主么……”黑发的男人站在雨后的阳光中,在不知道是灵基消散还是阳光的光芒中,他的视线跳过咕哒君看向了天草。
“很了不起的计谋……您本应也是能够掌握天下之人吧。”
“谢谢您的夸赞”天草笑的平和,不卑不亢的回答道,“也谢谢您手下留情。”
“本能寺……无论如何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啊……听着,ruler啊,那人扭曲了我们的人格,扭曲了他的愿望,您要战胜的……是您自己啊……”
天草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是archer已经完全消散,当最后一点金色的粒子回归虚无,雨也已经停止了。
阳光把天草的白发照的几乎半透明,咕哒君想去拉他,被岩窟王支开了,直到山丘上只剩下他们二人。天草走到山丘的制高点,面向岛原的方向抱膝坐下,岩窟王就陪着他坐下。
天草的手蹭过湿漉漉的草叶去摸岩窟王的脸,岩窟王抓住他的手。天草就这么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睛干净尔澄澈,这份干净本该是让作为复仇者的岩窟王感到抵触的,而他却伸出手去抱住少年的头。年长的英灵轻吻过少年的眼角,惹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天草抓住岩窟王的衣袖。
“我不知道对面想改变什么,但是让死者不得安息这种做法我不能够容忍。”天草的指尖在草地上无意识的划着十字,他想起了不得不杀死的尸人,那曾经是他的同胞,他甚至能够想象他们被从死亡的安眠种扯出来的痛苦。一想到这个,温和的ruler脸上就会露出难以抑制的痛苦表情。
岩窟王伸手蒙住了他的眼睛,一片黑暗中天草被岩窟王拉着坐在他的面前,天草想要伸手拉开他的手,但是男人的手中紧紧扣住了少年的头。
“听我说,ruler”眼前一片黑暗,但是能感觉到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你乞求的是全人类的救赎,对吧?就算被阻止一次,两次,共犯者阻止你,甚至我也会阻止你触碰到圣杯,你也会一次次的去接近,天草四郎,你就是这样无可救药的家伙,对吧?”
“您说的没错,我可能真的是这样无可救药。”天草扣着岩窟王的手,睫毛轻轻蹭着他的手心。“在乞求到之前我都不会停下,这一次不行我就等下一次召唤,再不行就再等下一次。”
“很好,我就是喜欢着你这份贪婪,天草四郎时贞。”岩窟王拿开了手,天草因为不适应突然而来的光线闭了会儿眼睛。岩窟王伸手去揉少年的脑袋,又在少年小声的抱怨中停下了手。
“先生,您拐弯抹角的究竟想说什么?”天草直勾勾的看着岩窟王,而后者只是笑着戴好帽子。
“哪有,我只是很期待你的愿望实现的那一天,贪婪的人啊。”
远处传来了咕哒君呼唤他们的声音,岩窟王走过一段距离之后回头,天草依旧站在那里,阳光仿佛要将他融化在空气里面一般。
岩窟王想到在不久前的那个夜晚,祷告完毕的少年,以及并没有被拒绝的那个吻。
即便是以补魔为理由,搞事过一次之后就想再来一次,但是岩窟王不动声色的将这个想法藏了起来。
想看着他一次次接触奇迹而又被阻止的样子,想看着他的眼中染满绝望,他的欲望覆盖了全世界,当他被绝望浸染,又是否会将同等的绝望带给全世界呢?
复仇者很好奇,但是用任何强硬手段逼迫眼前的ruler堕入深渊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磨尽他的希望。
“走了,天草,难道你想回到你亲爱的主那里去吗?”
天草闻声终于转过头来,他张了张嘴。
“来了,先生。”
我还不能回到天上,在乞求全人类的救赎之前,在拯救你之前,我都不能回去。
爱德蒙先生。

【然后呢本来是设定了和仇草那边的七骑都打一遍的然后我发现我的打戏真的不会写……接下来可能会跳一些不太重要的直奔主线,比如打爆森宗苟头什么的x】

  33 4
评论(4)
热度(33)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