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柳生十兵卫x妖术师】直至死亡将吾等分离

  #所以只是出货开车我为什么写了这么多我难道真的只能写邪教吗不要啊!!!

  #如标题这么写着的cp 有车注意避雷

  出于不被知晓的原因,那位应该在平行世界的下总国死去的Avenger被召唤来到了迦勒底,连同那位大名鼎鼎的柳生十兵卫,在岛原起义中死去的少年,以及大河剧中的英雄,不知道为什么,两位似乎互相看不爽对方的样子,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面对迦勒底御主的如此询问,ruler职介的少年眨了眨眼睛,给予了否定的答案。

  “我并不认识柳生阁下,这应该是我所不知晓的,平行世界的故事吧。”

  做出“反正在迦勒底他们也不会打起来”“master还是不要掺合他们之间的事情比较好”这样忠告的ruler捧着童话书绕过御主钻进休息室给小女孩们讲故事,在小姑娘们的欢呼中Avenger的天草四郎露出鄙夷的神色。贞德lily捧着从师傅那里得到的糖果小心翼翼的绕过哈哈哈的英雄王和法老王,躲开“友好交流”的爱迪生和特斯拉产生的电流,从呆毛王的棉被底下钻过去,历经千辛万苦来到长得像师傅但又不是师傅的avenger先生面前。

  自称圣诞老人的小圣女眨巴眨巴眼睛,手里捧着糖果伸长了手臂递给一个人站在角落不知道望着什么地方的少年,avenger低下头先是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在留意到ruler贯穿大半个休息室紧盯自己爱徒的视线之后,avenger反而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

  “这个给您。”面对半蹲下来的avenger,贞德lily明显畏缩了一下,可是捧着糖果的小手丝毫没有后退,小姑娘偷偷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师傅,唔,师傅为什么看着我笑啊?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笑声,见长的和师傅很像但是总是露出一副凶相的大哥哥愿意接受自己的糖果,lily也不禁露出了笑容,小孩子的心情总是藏不住的。avenger剥了一颗糖纸塞进嘴里,认真的告诉赠予自己甜食的小姑娘糖果很好吃。

  然后在小圣女准备走的时候叫住了他,avenger笑的和ruler平日里一样人畜无害,他试探性的抚摸小姑娘的头顶,lily并不抗拒这个看起来很凶的大哥哥的抚摸,大哥哥很温柔的问她今天吃了几颗糖,lily是诚实的孩子,师傅说小孩子说谎的话鼻子会变长的!于是lily很老实的说只吃了一颗。然后avenger突然一脸凶相的告诉她:吃人的恶鬼最喜欢吃甜甜的小孩子了!

  当然是编的。

  一根黑键贯穿大半个休息室准确无误的钉在avenger的脑袋边上,ruler职介的天草四郎以无法观测的速度窜到贞德lily面前,抱起被吓到的爱徒的同时也不忘回收自己的武器。

  “avenger哥哥说的是真的吗?”窝在师傅的祭披里面,lily小声的提问。

  “lily只要按时刷牙就不会被吃掉哦。”ruler的脸上挂着安抚的笑容,眼睛却毫无笑意的盯着计划得逞的avenger。

  柳生十兵卫在这个月第十次砍……啊不对,认错人之后总算勉强(在御主强烈要求下ruler把长发剪了)能把他俩区分开来了,和被孩子们拉着跑的ruler天草四郎无声的在走廊擦肩而过,本就这么走过去的,但ruler仰起头在他看来十分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而因为他这一声,那三个银毛的小姑娘齐刷刷的抬起头向他问好。

  与他所认识的天草四郎真的十分不一样呢,柳生十兵卫看着被孩子们拉扯着的红色祭披一角消失在角落,原来正确历史的天草四郎能露出这么纯良笑容的吗。他还记得被召唤的时候,他看见站在御主身后穿着阵羽织的白发少年本能的就砍了上去,那场战斗死了太多人,他没有办法原谅在他的认知中已经是恶的少年。

  虽然那位在他认知中是恶的少年也在迦勒底就是了……

  柳生十兵卫在去食堂的路上被路过的风魔小太郎塞了一瓶清酒,说是从caster那边蹭过来的,后劲有点大他不是很受得了,临走又嘱咐了一句“千万不要让主公误喝了哦”。他自然是不能抱着酒瓶回去被自家老爹看见的,他准备去食堂讨两个杯子找小次郎喝酒,临近深夜食堂连个偷吃夜宵的都没有,十兵卫从饮水机旁边抽了俩一次性纸杯,迦勒底自然不可能有那种喝清酒的杯子,总不能问酒吞童子要杯子吧。

  柳生十兵卫从酒瓶里面倒了点儿酒在纸杯里面,他本想先自己喝喝看的,喝酒自然要下酒菜,于是他转身去冰箱里面找有没有下酒菜,纸杯就被他顺手放在了饮水机面前的小桌子上。

  等他找到下酒菜回来的时候 看见avenger的天草四郎一脸纯良(?)的站在桌子边上,一次性纸杯被他捏扁了一点。

  “怎么了?”avenger看见十兵卫自然和看见仇敌没什么区别,他捏着那个纸杯走到饮水机面前接了水,然后慢慢喝了下去,他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太好,似乎是被酒呛到了吧。

  “你喝了?”柳生十兵卫盯着他,我记得你的年纪不能喝酒吧,当然他把这句讲了会被打的话咽了回去。仇天草装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似得把纸杯扔进垃圾桶。

  “你在说些什么鬼话,趁我还不想打你,我先走了。”说完这句冷冰冰的话仇草就往食堂门口走,反正后劲上来了也就睡一觉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么想着的柳生十兵卫很作死的就没有把后劲很大这个事实讲出来。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就像某新番女主出门就被撞死一样的不按常理出牌,御主从角落风风火火的冲进来还拽着个(一脸过劳的)孔明。

  “十兵卫先生,天草先生,你们还没睡太好了,之前的特异点出了点小问题,麻烦你们和我一起去解决下吧。”

  仇天草嗯了一声,柳生十兵卫则神色复杂的盯着他看,无论怎么说拖这个随时都会酒劲上来的家伙实在太危险了,即便是生前的仇敌现在也姑且是在同一战线,正当他准备拦下他的时候,仇天草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那冰冷的眼神似乎在说【不要管我,敢讲出去你就死定了】再加上他说着:“时间紧迫,快走吧master。”迦勒底的御主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身体出了问题,加上时间的确很紧急,等拉着他们感到特异点的时候,十兵卫感觉仇天草明显脚步开始不稳起来了。

  怎么说也是我的失误,保护他到任务结束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吧。

  然而他当然应该想到仇天草是个喜欢逞强的家伙的,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身体的不适,他也很想马上撤退离开吧,但是向御主或者其他人示弱是不可能的,他召出那边破碎的旗帜的时候十兵卫就感觉到了不妙。

  “甘之如饴吧,吾之恸哭——”

  想要阻止他的脉唱,但是来不及了。

  身着阵羽织的少年执着破碎的旗帜,是那样的脆弱,他的声音那样的悲伤,那一瞬间他仿佛变回了那个在原城火海中跪地哭泣的天草四郎。

  “固有结界——岛原地狱绘卷!!!”

  明明应当是心相风景的火焰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燃烧的猛烈,脚下的大地变为暗红之色,空气中带着火焰和剧毒,只要呼吸一下热量和毒就会侵入心肺。因为化为英灵而被降格的宝具达到了其前所未有的高度,就好像,就好像在平行世界的下总国那次释放的状态一般。

  其实仅仅是因为酒劲上来莫名火大克制不住魔力输出罢了。

  全力释放了宝具之后连原本的大地都被波及而燃烧起来,仇天草再也握不住旗杆仰面倒下,那面脆弱的旗帜只要脱离他的手掌就自动化为灵子消散,离他最近的柳生十兵卫接住他倒下的身躯的时候,少年挣扎了一下,金色的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他挣扎着,脱离他的支撑站了起来。

  “不用你管。”

  刚才接触的时候,即使隔着两三层衣服,十兵卫还是感觉到了少年滚烫的体温。

  他只是在逞强罢了。

  ————

  果不其然,刚走出管制室脱离御主视线的那个拐角他就扶着墙喘息着倒下,十兵卫扶他起来的时候他还扯着袖子后退,然而很快就招架不住酒劲只能由着十兵卫搀扶着他向前走,avenger的从者身上魔力稀薄的可怕,应该是方才宝具输出过量的缘故吧,这家伙在master面前装的太好了,加上avenger本就是消耗魔力巨大的职介,一轮特异点打下来除了十兵卫谁都没能察觉到他的异常。

  “我带你去医务室吧。”十兵卫拽起少年的胳膊,接近凌晨的迦勒底没有什么人,他想了想仇天草估计也没法自己走,就干脆把他横抱了起来,然后他就听见少年用微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咕哝。

  “敢去医务室你就死定了。”

  “现在好像是我比较强。”

  “草,柳生十兵卫你听不听得懂人话?”

车走评论链接等下贴

 参考资料(所以为什么开黄车都会有参考):

  魔界转生TV(莫得链接)

  【舞台剧/2006】魔界转生(成宫宽贵/中村桥之助)av4288830

  【FGO杂谈】尸山血河下的宿业之战av37005090

  

  

  21 21
评论(21)
热度(21)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