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PM同人】希望之花--Chap.02祝福

  山田依奈,被送到过去的我被这个时代的家人赋予的名字。

  然后 一转眼,十余年的光阴过去了。对于这个时代的孩子来说十岁意味着成年,意味着可以获得自己一生中的第一个精灵伙伴,可以踏上旅行之路。

  但是我觉得我尚且没有准备好。

  在遥远的未来,精灵被禁锢于方寸之地,训练师的资格必须经过层层的审核和考试,而我一生中接触的为数不多的精灵——那只比雕,阿夏的火神虫,授粉的霸王花,走路草,巴大蝴……

    我不敢去接触这些奇妙的生灵。

  面对它们澄澈无暇的双眼时,我不确定是否能作为训练师引导他们,我甚至不确定我的旅途有什么意义。没有阿夏,我的未来就没有意义——我不敢面对初始的伙伴,一只菊草叶,她干净的眼睛让我无措至极,几乎是堪堪维持着最后一丝良知才没有把她丢在路边,然后就这么紧紧捏着装有菊草叶的精灵球跑回了家中。

  简直狼狈至极。

  我一度蜷缩在房间的角落不敢出门,我不敢面对家人的眼神——一个不敢出去旅行的窝囊废,也不敢面对菊草叶的眼神——一个不肯触摸她的胆小鬼。

  最后将我从这种不堪的状态拯救出来的,是菊草叶,她温柔的伸出藤蔓触碰蜷缩在角落一天又一天的我,当她试图靠近我的时候,我闻到了安心的草叶香气,菊草叶拥抱了我,而我最终溃提。

  ————

  我在闹铃声中迷迷糊糊的将手从被褥中探出,熟练到可怕的快速按掉闹钟,钻回温暖的被窝,虽然已经是春天,天气离回复到舒适的温度还有一段时间呢,我如此思考着,闭起眼睛打算再睡十分钟。

  然而……我的伙伴并不会让我如愿,菊草叶顶开我的房门,伸出两根藤鞭,在我出声喝止之前……把被单掀了。身体一下子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我不满的嘟囔了一声想要挪下身体去扯回被单继续睡,然而菊草叶怎么会给我这么好的睡回笼觉的机会,我在藤鞭不轻不重的抽打催促中换上衣服。

  因为先前对精灵的畏惧我本该在十岁的时候就拿到初始的精灵踏上旅途,硬生生的被我拖了三年,如今即便和菊草叶相遇了,我也一点都不想踏上旅途。

  打道馆?挑战联盟?别开玩笑了,我深刻的清楚自己没有那种指挥的天赋,这种随机应变的能力可不是看书能弥补的,我想了想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身上早就没有了这份本该拥有的天赋。

  好在菊草叶就像图鉴中写的那样性情温顺,基本上只要有太阳晒就能满足,也不怎么在乎战斗的事情。我走下楼的时候,正和厨房的母亲对上眼。

  对了,我立马意识到,虽然菊草叶对做我这种无能咸鱼训练家的伙伴没有意见,但是我的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训练师,对我这种闭门不出的行为略有意见。实际上母亲并没有强迫我出门旅行,我们之前也未曾发生过争吵,但是有时候从母亲眼中看出的淡淡的失望,以及夜晚偶尔的叹息都会让我的心被揪起来的疼。

  毕竟是养育我的人,养育之恩无以为报。

  和母亲道了声早安,结束简单的早饭之后,母亲递给我一封信,牛皮纸的信封上盖着火漆印章,印章下面还压着一束小小的干花。

  母亲给我找了一份工作,的确每天这么闲在家里也不是办法,隔壁家的孩子都已经旅行两年,还在不久前结束的联盟大会上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上次去兼职送牛奶的时候正好遇到那个男孩子回家来,蓝色的眼中闪烁着活泼,那只火爆兽友好的从菊草叶的藤蔓中接下两瓶牛奶,无论是训练师还是精灵,都闪烁着光芒,那是我没有的东西。

  头上顶着菊草叶走上楼,我打开阳台的玻璃门,菊草叶就飞快的霸占躺椅在上面舒服的晒起了太阳,我倚靠着花架,拆开了那份信。

  山田 依奈小姐敬启:

  我从你母亲那里听说了你的事情,虽然我不需要工作上的助手,但是我想要一个打扫卫生的人,唔?这样说太过分了?不要觉得失望,年轻人,每个个体都有无限的可能性,为什么不来试试看呢?

  地址留在信纸的背面,想来的话就来吧。

  真是随性到不行的言辞……说白了就是清洁工?

  我把那封连署名都没有的信反转过来,然后才意识到对方似乎是拿类似公司用的信纸的背面写的信,因为背面打印着横线以及地址,是圆朱市的某个街角。

  话说这里是若叶镇啊……离圆朱还有好远的距离呢,放下那封可疑的信,我抱起菊草叶毫不留情的霸占她晒太阳的躺椅,菊草叶两脚踹开我的手在我的膝盖上趴下,难道我要自己走过去吗?按照正常逻辑似乎的确只能这么办,我闭上眼睛。

  没有阿夏,我的未来就没有意义……吗?我如此思索着,我的确对于旅行提不起一点的兴趣,但是,这是去找工作,不是旅行啊,找寻着拙劣的理由麻痹自己,我又想到那封信上“每个个体都有无限的可能性。”我是不是也可以出去走走呢?

  菊草叶转了个身,我和她对视。

  “你是不是也想出去走走呢?”我试探性的询问。

  菊草叶对我报以温柔的回应——她伸出藤蔓缠住我的手腕,往阳台外轻轻拉了拉。那一刻,我的确是从那里走出来了,或许阿夏和过去仍在不断的影响我,但我在那个晴朗的早晨,的确拥有了正式和这个世界接触的勇气。一直以来,正是因为我不想出门,才会觉得菊草叶也没有渴望外界之心,我那温柔的同伴,一直再等待我走出来呢。

  那一个晴朗的早晨,山田 依奈正式诞生了。

  ——

  等我打点好行李,就又是一天之后的事情了。早晨我罕见的在闹铃之前醒来,等菊草叶顶开我的房门,一脸惊讶的看着已经穿好衣服的我,然后开心的扑了上来,宽大的叶片蹭着我的脸,我能够体会到她的喜悦之情,我何尝不是怀抱着雀跃,但是更多的应该是面对未知的紧张之情吧。

  惯例的吃过早饭,我背上背包出门,我不喜欢一个人孤独的走路……或者说在遇到阿夏之后孤独一人开始变得万分痛苦,所以我把菊草叶放在了外面。路过隔壁家的时候,门前静悄悄的,大概还没有起来吧,的确今天出门的时间比往日要早呢。

  我和菊草叶沿着那条两边青草葱葱的路一直向着镇外走,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在傍晚的时候就能走到隔壁吉野市了……不过,万能的造物主似乎并不打算让我这个外来者一帆风顺的开始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踏出第一步的旅行。

  走到半途就忽然的下起了小雨,一开始并不妨碍我前行,但雨越发的大了起来,我在背包中翻找了片刻并没有发现雨伞的影子,看起来是落在家中了吧。我一边懊恼着自己的大意,一边抱起菊草叶跑着找了棵大树下勉强躲雨,但是细小的雨点难免会从枝叶的缝隙中漏下来,有些就砸在我的头上迫使我不得不伸手抹去它们。菊草叶踩着我的肩膀熟练无比的趴到我的头顶,展开宽大的叶片挡住了那些烦人的水滴。

  我低声的向她道谢并且从背包的树果袋中翻出一颗蓝橘举到头顶,菊草叶的眼中流露出喜悦,叼起蓝橘趴在我头顶就这么啃了起来,似乎完全不担心下雨的现况的样子。

  看见菊草叶这幅模样,连本来因为行程被耽误而有些急躁的心情也不由得缓和了下来,既然暂时无法前行,那就先等等吧,我如此安慰自己。

  雨水没入草地,随着雨势的加大聚起小片的水洼,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但是雨势还是没有减弱的样子,我不由得焦急起来,若叶镇周围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扎营的高地,找不到避雨的地方会让夜晚变得难过起来。

  突然的,菊草叶拍了拍我的脑壳,我应声抬头,就看见远处雨雾朦胧的道路上有什么东西在往这边挪动,等走近了我才看清那是一顶油纸伞,红色的油纸伞。

  “咦?您没有带伞吗?”油纸伞微微上抬,从那底下露出的是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的脸,她的双手支撑着油纸伞柄,穿着一身训练师们出门会穿的宽松运动衣服,看起来像是出门旅行的训练师?我如此猜测,不过这身衣服和那油纸伞搭配起来应该是很奇怪的,现在我却感受不到丝毫的违和感。

  “啊……恩,是的”我不好意思的回答她,事到如今就算逞强也没什么用。

  “不介意的话要不要来我们这边?那边再走过去一点有一间守林人的小屋,虽然有点破了,避雨还是绰绰有余的。”少女换成一只手撑着伞,将伞稍微向我这边侧了一下,在看见我头顶上的菊草叶的时候,她露出好奇的神色,然后微笑着道了一句,“你好呀,好可爱的孩子。”

  “这是我的伙伴,菊草叶。”我将菊草叶从头上抱下来,尽量回忆着看的那些漫画中主人公向别人介绍自己同伴那样介绍了菊草叶。

  我原本就不是擅长拒绝别人的类型,何况对方已经主动把伞撑给我了就更不好拒绝,阿夏曾经半开玩笑的说我这样很容易被人拐跑。我从眼前的少女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欺瞒,内心的防备也在途中的聊天话题中渐渐放下。

  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做城田 檀原,来自圆朱市,这次因为青梅竹马又离家出走了才会出来找她。我不知道世上究竟有没有巧合这回事,她的家乡刚好是我要去的地方,她说不定会知道一点我工作的地方的信息呢,我这么想着。

  城田口中那个小屋离这边并不远,的确是因为长期没人打理而破破烂烂的,但可能是因为时不时有路过的训练师把这里当成扎营地的关系,也并不是那么的荒草丛生,当我们靠近的时候,一只褐色的精灵从门扉的缝隙中钻出来,然后跑着扑进了城田的怀里。

  “这是阿绫,学名的话是伊布”因为城田撑着伞没法抱它,伊布就跃上她的肩膀蹭着她的脸颊,“是同伴也是家人哦。”

  我随城田进屋,在不会被雨淋到的角落铺好了睡袋,菊草叶和伊布很快就相熟,在潮湿的地板上打滚玩闹了起来,我和城田抱着膝盖坐在门口盯着下落的雨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城田告诉我她很小的时候就随歌舞连乘的妈妈学习才艺,不过现在还不是正式的舞女,还只是见习,所以可以这样跑出来。

  “在二三十年前大概还做不到吧,现在相对开放一些了,多亏了训练师热潮呢,不过姐姐们大都不出门,我能出门也都是因为朝生拉我出来,啊 ,就是我的发小啦。”城田说话的时候在背包里面翻找着,找出一个小小的看起来像是护身符的东西递给我,“给你,出自喇叭芽之塔的护身符。”

  “诶,这种东西给我不太好吧,不是城田你自己买来用的吗?”毕竟只是认识半天的人,突然被赠送东西还是让我不知所措了起来,但是城田直接把这个小小的护身符塞到了我的手中。

  “没关系的,祝福你的旅途能一帆风顺。肯定能遇到美好的人和事的!”

  手中握着的小小护身符,连带着旅行的伊始遇到的第一个同龄人的祝福一起接受了下来。因为城田要去若叶的方向,我们就此在岔路口分开,下过雨的早晨阳光正好,我踩着小路上的积水,在气温因为接近中午变的炎热之前远远的看见了吉野市的建筑。终于到达的如释重负和获得的祝福交织在一起,我的内心不由得涌出孩子一般的喜悦之情,看着前方起伏曲折一直通达到吉野的那条路,我也有点想迎着风像漫画中的主人公一般一直奔跑过去了。

  不过想归想,我最终还是没有付诸实践,老老实实用两条腿走向了我要去的地方。

  来自异乡的灵魂,心灵依旧干涸着。

  ——
   在那我所不知晓的,遥远的未来……

   “ 如果让我许愿的话,我希望往后诞生的故事,都会是些充满了幸福的故事。”——阿夏站在一望无际的镜面之上,她的头顶是天空,脚底亦是蓝天白云,她低声吐出祝福的话语,镜面之下,一颗昏暗的星球沉默着,阿夏的眼中,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闪烁过一丝流星般的微光。

  天边的云朵像是燃烧起来一般,从远处传来冰层碎裂一般的声音,从那地平线的另一边蔓延过来,最终阿夏的脚下碎裂了,无数明亮的光点从镜面之下,从那颗表面已经基本空无一人的星球上升腾出万千拖拽着长长尾迹的光芒。

  阿夏在簇拥着争相被吸引到更高处的灵魂河流中闭上了眼睛。

  “虽然立场不允许,但是至少让我祝福你一个人吧,依奈……会有泪水,会有流血,但你的旅途,一定是一份十分美好的回忆。

  “若无法避免恶意的盈满,至少不能让善消失光芒——这是我的答案。”

  ——

  愿わくばこれから生まれる物語が、

  如果让我许愿的话 我希望往后诞生的故事

  幸せなものばかり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都会是些充满了幸福的故事。

  ————《platonic colors》少女病

  

  4
评论
热度(4)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