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PM同人】希望之花——Chap.01.触及不到

  “能消除她对于我的记忆吗?”

  从遥远的彼方传来女性的声音。

  “唔……恐怕不行,缘分太深了。”

  

  4039年的最后一天,我本应该相当期待这个新年的。阿夏从遥远的合众寄信过来,信笺内夹着一支干燥了的花朵,将水分从其中抽离,唯有生命的光辉永存。阿夏说这朵花是采自早春时节四季鹿的犄角之上,因为经度与纬度的差异,合众此时应当是夏天吧?我在图片上曾经看见过这种不可思议的精灵,据说它们会随着季节的推移而变换毛色,犄角宛如植物一般能够开花落叶。

  不过,这种美丽的生物已经十分稀少了吧。展开信笺,阿夏在末尾处叹息,七月份的时候有一批偷猎者在失车森林的保护区非法闯入,又打死了两只——四季鹿的鹿茸和皮毛似乎在黑市和上流人群之间相当抢手。这对于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情报。

  透过白纸黑字,我仿佛能看见阿夏在暖色的台灯下面皱着眉头执着蘸水笔写下这一行字,即便在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现代,阿夏还是以对电子屏幕的光过敏这种拙劣的理由用手写寄信,好在那只被她长期差遣的比雕是个飞行老手,无论是雷电天气还是风暴都不能阻止它准时把阿夏的信笺丢进我家门口积灰的信箱里面。

  新年历的最后一天我应该能够回到城都,期待与你的重逢,即便在曾经的理想与真实之地我依旧没能收集到预期之中的【善】,我也相信,这世间还没有失去希望,我会心存希望,直到最后一刻的。

  希望を持って待っていてください。

   三云 夏
         新历4039年11月25日

  去超市买了荞麦面,中途接到阿夏不情不愿用机场的共用电话给我打的电话,告诉我下午就能到。按照关城地区的习俗,除夕是得吃一碗荞麦面才好的,虽然身处于现在这个节点,已经没人会去遵循那种灰尘积三层的老旧习俗了吧。但是我知道阿夏她喜欢,五月份去合众之前,阿夏收拾完毕行李,我们躺在散发着阳光香气的被褥上的时候,她在我睡意朦胧之间对我讲。

  “等我回来大概是新年了,我会在除夕之前赶回来,然后我们吃荞麦面吧,作为家人。”

  将炸成金黄的炸虾放置在架子上冷却的时候,接到了阿夏的电话。

  “抱歉,有一点事情耽误了,你能来满金市的北出口通道吗?我在那里等你。”阿夏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过来,她似乎在喘气,“找公共电话亭用了一段时间,抱歉”

  “我刚做好了荞麦面。”说实话我有些不高兴,不仅仅是因为浪费了食物,甚至因为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我将带着哭腔的声音咽下佯装平静的如此回复,然而阿夏似乎从我略带沙哑的嗓音听出了端倪。

  “对不起,是我的错,明天我给你下荞麦面吃好吗?”阿夏温柔的嗓音并不能抚慰我心头莫名的悲伤,但是我只能默默的应下来,然后披上衣服去找她,这儿离金黄的北出口并不远,走路十多分钟就能到,但是为了速度,我选择了打车。

  不过,除夕的街上似乎连出租车都没有……呢。

  等我气喘吁吁的跑到约定好的北出口的时候,阿夏远远的向我挥手,我向她跑去,由远及近的看见了她穿披着一件黑色的长外套,她将脸埋在围巾里面对着我微笑,在我跑过去的时候给予我一个温暖的拥抱。

  “小萝卜头有没有好好吃饭?唔,没有长高。”

  “已经过了长身体的年纪了啦!”

  我如此小声抱怨着,阿夏轻轻握住我冰凉的手塞进温暖的衣袋里面,她看向灯火通明的北出口通道:即使是平安夜这样的日子也仍有工作人员值班,为了防止人类通过这边进入附近的保护区。

  “啊,不过这次我们不是要去这边,这边走。”

  阿夏拉着我走向路边停着的一辆汽车,然后阿夏掏出车钥匙开了门。

  “你不是不会开车吗?”我忍不住提问。

  “去合众的时候学了一下,还挺简单的,比烈焰马好操控多了。”等我坐好,阿夏探过身子帮我系好安全带,“我拜托路西菲尔帮我拆了里面的定位系统,这样接近保护区的时候就不会发警报了。”

  “那么说,是要去保护区?”

  “嗯。”

  我已经习惯了阿夏偷偷摸摸用各种方法躲过出入口的保卫人员,或是翻过保护区的高墙,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正如我担心那只胆子大到敢半夜闯进居住区往我家门口的信箱扔信的比雕——这样明目张胆,哪一天被防卫机制射死都不奇怪,虽然那只比雕每次都会用华丽的飞行技巧躲过向自己袭来的子弹,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夏开车到南出口附近,我并不是第一次被她这样带出来偷偷摸进保护区了,夏天的时候阿夏曾经带我钻地道进保护区看霸王花授粉,当然也就只是这种程度才能带我进来。

  虽然很不甘心,做正式的工作的时候阿夏从不会带上我,甚至很少提,成年的时候我曾经表示可以协助她的工作,结果阿夏十分生气的回绝了我:不行,太危险了。

  这次虽然换了条路,是一条更隐蔽的地道,阿夏略带自豪的告诉我是森林里面的地鼠们帮忙挖掘的,能够直接通到森林的深处。等我们略显狼狈的从一个岩洞里面钻出来的时候,脚底下已经不是冰冷的混凝土地面,而是柔软的草地。

  森林里面黑漆漆的,因为是冬天,精灵都休眠的缘故吗,阿夏的火神虫本来挂在洞顶上等她的,看见我们走出来,扑棱着翅膀往阿夏身上蹭,磷粉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阿夏拉着我穿过灌木丛,很快走到了巨木下面的小小神社面前,神社明显疏于打理上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土和落叶,阿夏拉着我坐在树根上面,我打开手机,发现再过一分钟就要到零点了。

  “我本以为只要一直努力下去,我一定能将这错误的现实修正回来……现在看来,五百年前的一切,早已经化为了泡影。”阿夏看了看亮起的屏幕,突然开口,我刚想问她为什么这么说,但是接下来的异常让我说不出话来:层层叠叠的枝丫本该将所有的光线都杜绝在外,但是确实有什么东西在发光,光芒将昏暗的桐树林都照亮了!

  时钟指向了十二点的位置,旧的一天过去,新的一年到来。

  如果我此时是在家中的二楼,我就能发现,天空之中展开了巨大的术式文字,如果我此时是一颗人造卫星,我能看见,环形的术式从神奥的天冠山顶作为起点以放射状延伸,仿佛要包裹住整个星球一般的展开。

  “阿夏……!”我的话语忍不住颤抖,一方面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异象,另一方面是借着逐渐亮堂起来的光芒,我发现周围并不只有我和阿夏两个人,灌木丛中和草地上零星的站着几只走路草,树木的枝丫间几只巴大蝴探出脑袋,更惊悚的大概是我看见了不知什么时候站起来的阿夏身后不远处沉默的站立着的妙蛙花。

  空气中弥漫开一股逐渐浓烈起来的香甜。

  “抱歉……我在的话你的确不会被审判杀死,但是……”阿夏闭上了眼睛,她向前似乎想要拥抱我,但是我痉挛般的飞快挣脱了她的手臂,我看也不看她飞快的向着记忆中的保护区出口飞奔,只要到了出口附近就能被看见,然后就能被保护了吧,就算会因为闯入保护区的罪名受到处罚,也无所谓了,心中盈满的唯有这样的想法。

  但是阿夏怎么会让我如愿,我应该想到的。

  我没跑出几步,就听见阿夏在我背后发出了指示。

  “对不起……睡眠粉,麻痹粉。”

  浅蓝色的粉末从精灵的身上迸发出来,我听见了巴大蝴在我头顶轻轻煽动虫翼的声音,我刚想屏住呼吸,但是粉末从毛孔进入,紧接而来的黄色粉末麻痹了我的四肢,我逐渐失去了意识。直到失去意识之前我都没有想到阿夏这是要置我于死地,我只是在想,不能和阿夏吃荞麦面太可惜了,明明阿夏这么期待的,为什么?

  “真悲惨啊。”积灰的神社散发出光芒,神笼打开,阿夏的视线没有从躺在地上的,被粉末覆盖陷入睡眠,甚至呼吸也一并要被剥夺的人类身上挪开分毫。穿越时空的幻兽,雪拉比飞到正在逐渐失去气息的躯体面前,不可耳闻的叹息一声。

  “请不要太悲伤,阿夏”幻兽在一步步上前然后跪下的女人的精神中如此劝告。

  我的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我的灵魂脱离了肉体,我看见在书本中都只有剪影的幻兽向我飞来,我也听见了阿夏抱着我的躯体哭泣。

  “她属于五百年之前的出云夏,而不是属于什么都没能拯救的我。”阿夏仰起头看看向我,我非常确信她是在看我,她的脸上布满泪痕,“拜托你了,雪拉比,带她前往那泡影之中吧,永别了——我爱你,■■”

  天岩户的门扉陷入永恒的关闭,而跳舞的天钿女命将不复存在。

  ——

  我的灵魂被雪拉比带往五百年之后的过去——那是之后我才知晓的事情了。所以现实是,幻兽穿越时空到达预定时间和地区,随随便便把我往下一丢就走了,我不知道它去了哪里,大概是过去,又或是未来,它会去和阿夏一起面对那未知的异变,还是远远的逃开,这都不是我会知道的事情了。

  我知道自己离阿夏所处的时代十分遥远,阿夏已经走到了我无法企及的地方,这个时代也绝不会有阿夏的身影。经常每每在梦中,阿夏站在离我十分遥远的地方,天空中泛着白光,阿夏拾级而上,仿佛一直要走进天空中一般。

  我意识到,我无论如何追逐,都再也触碰不到阿夏了。

——————

  【希望を持って待っていてください。】等待,并心怀希望吧——大仲马《基督山伯爵》
  

  7 2
评论(2)
热度(7)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