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伯爵天草/大正礼装paro】逢魔之时(二)

上篇

“然后……”以窗外蝉的竭力嘶鸣为背景,名为藤丸立香的少年开口了,“那是一个晚上,我刚来到爷爷的房子,那时已经是傍晚了,我匆忙收拾出一间房间,累的只想睡觉,但是可能是因为床铺不服的原因,在半夜我醒了。”

“风刮在窗玻璃上,就像是爷爷小时候给我讲的那些妖怪故事里面一样的嘶吼,我翻了个身,正当迷迷糊糊间的时候,有人碰了一下我的脸。”说道这里,藤丸转头看向窗外,从会客室的角度并不能够看见对门的院子,只能看见被樱花铺满的街道一脚,少年青涩的脸庞浮现出淡淡的红晕,“那是很漂亮的,橙色头发的女孩子。”

天草记录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他当然会忠实的讲所听到的一切都记录在纸张上,哪怕这是如此青春类文学一般的展开,他想到了那个在他以为是梦里的橙发少女。笔尖因为思索而停滞片刻,一旁的侦探见自己的助手发着愣迟迟没有下笔的样子,便顺手拿了烟斗在助手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

“想什么呢?”男人露出戏谑的笑容,“噢,对啊,你也是那种年纪的小孩子了”

“抱歉,我已经都记下来了,先生。”白发的少年将手下已经写满了文字的纸张推过去,侦探并没有拿起来看,直接放在了一边。

“她坐在我的枕头边上,白皙冰冷的手指戳着我的脸颊,真的被吓了一跳啊!”藤丸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丝毫恐惧的神色,“这下子就算睡的再迷糊我也清醒过来了,可是等我揉揉眼睛爬起来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已经不见了。”

“自那之后,房子里面就经常发生奇怪的事情,像是东西被移动,锁着的门被从里面开锁,樱饼被吃光之类的!”

“为什么最后一项你会记的这么清楚啊小鬼!”侦探面无表情的吐槽,少年助手则是小声笑着应和着这真是不得了了呢之类的话。

“不过这种事情还是找和尚之类的来看一下吧,我这里是侦探不是抓鬼的!”白发侦探不悦的摆出一张冷脸,伸手抓起摊在桌子上写了字的纸张然后在助手的肩膀上一拍,“四郎,送客!”

“诶诶诶对不起我不该提樱饼的求求您!”黑发的少年慌慌张张的站起来,天草帮他拿来帽子示意了一下大门的位置。

“送客!”拿起烟斗的侦探拉开会客室的大门,走之前还不忘补一句,“这种神神叨叨的事情不如去找神父好了 你说是吧?四郎。”

“在下还没有那个资格啊,先生。”天草露出十分无奈的笑容,藤丸还想恳求一下但是侦探已经消失在拐角,天草拍了拍面露失望的少年的脊背。

“好了,回去等消息吧,我送你回去?”

“可是侦探先生他……”

“虽然嘴上没说,先生已经接下这份工作了喔,不然他也不会把记录的纸张拿走。”

天草送藤丸到他家门口,期间顺口抖出了侦探先生的臭脾气。侦探先生靠在二楼的窗口上抽着烟斗,看着年纪相仿的少年在对门的门口分开,鼻子里面发出一声冷哼,然后烟呛进鼻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天草回到侦探事务所,在二楼找到了揉着鼻子自我怀疑的侦探。

“虽然是答应下来了,要怎么开始调查呢?先生。”天草弯下腰捡起被侦探随手搁在窗台上然后被吹到地上的纸张,按照之前记录的时候写下的页码整理妥当,而另一边的侦探先生则看着对门那颗盛开的樱花树陷入了沉思。见此天草也不多做打扰,他轻声嘱咐了一句“请不要再乱扔纸张了”就把整理好的纸张放到侦探手边的窗台上然后离开。

下楼的助手少年径直拐进会客室,将用了一下的房间再次粗略打扫了一遍,桌子上还放着茶杯和点心,侦探面前的那个碟子几乎没有被动过,天草收拾完了茶具对着那块侦探的碟子里面被咬了半口的点心发起愁来。

“浪费食物可不行啊,先生”少年拈起那块翻模做成的小小点心,粉色的面皮包裹着豆沙馅儿,最后少年把那个装了半块点心的碟子塞进柜子,决定午饭的时候拿出来把它请回浪费食物的人的肚子里面。

 

于是中午的时候侦探心情复杂的看着自己饭碗旁边的碟子,然后心情复杂的抬头看着一脸平淡的走过来在自己对面坐下的白发助手。

“干嘛?”

“不能浪费粮食。”白发的少年一本正经的对着侦探这么说道,然后低头开始做饭前的祷告。侦探看着天草微垂着头颅,发丝蹭过微微颤动的睫毛,嘴唇开合默念祷词,片刻之后他

张开眼睛,小声的提醒他您该吃饭了。

侦探看着丝毫没有耍他的意思的少年,虽然心生疑惑,他还是拈起那半块点心送入口中。

 

奇怪的事情开始堆积起来了呢——

 

吃完午饭,侦探拿起外套就出去了,对于自己的行程并未具体告知,只是留下一句我出去调查一下,晚饭不就用给我准备了。

被留在事务所里面的助手看着利索的合拢的大门不能耳闻的叹了口气,虽然侦探的确是经常突然这样把他一个人晾在家里面自己出去调查,洗完碗筷绕到书房,凭借着记忆从书架的角落抽出一本旧书,少年倚靠着书架缓缓坐下,将书本摊开在膝盖上无声的默读了起来。

 

另一方面,侦探独自开车去了警察局,熟门熟路的绕到某间办公室门口。随意的敲敲门就推门进去,白毛的军官从堆积如山但是整整齐齐的文书后面抬起头,看见侦探板起一张臭脸。

“怎么又是你”把这样的心理活动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军官还是站起来,搬开放在沙发上的一叠文件。侦探嫌弃的看了一眼,最后还是掸了掸并不存在的灰尘坐下了。

“说吧,什么事”给侦探倒了一杯茶,无视侦探“怎么不是咖啡”的大声抱怨。

“我想请你查一查近几年我家对门口那栋房子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件。”

“嗯?你家对门口……噢那间一直租不出去的房子?”卫宫军官顺手把陶瓷杯放在桌角,转身在柜子里面翻找了一顿,“我记得是没有发生过命案之类的事情,不过因为挺多租过那间房子的人无故报警,我还是有点印象的。”

“因为那种无厘头的事情报警,让我们也很头大啊……”最终翻出一叠文件的军官一边这么抱怨着一边把文件递给侦探,“拿去吧,记得还啊。”

 

从安静至极的阅读中回过神来,已经正直傍晚时分,天草揉了揉垂着有点酸痛的脖颈。方才赛米拉米斯躺在他的腿上午睡,被他的动作惊扰到的黑猫发出不满的咕噜声,书生伸手挠了挠黑猫的下巴,她才眯起金色的眼睛,优雅的跳下书生的腿顺着书房的门缝挤了出去。

将取出的书籍遵循着记忆放回原处,离开的时候顺便拾起被莎士比亚玩到桌角摇摇欲坠的钢笔插回笔筒里面,橘色的猫咪披着褐色的斗篷蹭了蹭书生的裤脚,书生收拾好桌子上一张张留下猫爪印的废纸,才弯腰抱起名为莎士比亚的猫咪。

比几日前又有所增加的重量尚且能够负担,抓起橘猫不老实的爪子不出意外的上面全是油墨,瞄了一眼地板上一排排的猫爪印,书生快步穿过走廊擦干净橘猫脚底板的油墨然后拿起拖把回到书房,自诩为大作家的橘猫紧跟着书生的脚步想要回到他的“领地”却被关在门外。

到底是谁把油墨放在猫能够得到的地方的?

将墨水瓶尽数放回高处,为了抵销学费和生活费而不得不假期给侦探打工的少年助手认命的拖起了地板。

 

一直等到傍晚时分侦探才回到家中,他拉开玄关的拉门,橙色的夕阳顺着门缝溜进来,屋子里面静悄悄的。侦探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听见楼上或者其他地方传来脚步声。

“是出门了吗?”侦探猜测着,顺手关上门,换了鞋赤足走在冰凉等我地板上,从角落里传来一声猫叫,莎士比亚慢悠悠的走出来蹭了蹭侦探的裤脚。

“四郎出门了吗?”将手上的文件顺手放置在玄关处的柜子上面,侦探蹲下去揉了揉橘猫的脑袋,无视猫听不懂人话这个事实如此询问道。

明明每天吃的很多却依旧很瘦的橘猫打了个哈欠,长长的尾巴向着后院的方向一指。侦探会意的站起来,顺着走廊来到后院。对这个国家的文化略有兴趣的侦探在后院搭了个假山,引了流水,清澈的水流过竹筒,一段时间之后竹筒承担不了负荷便向着一边倒下磕在青石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在被夕阳镀上一层暖橙色的走廊下面,助手躺在那里,应该是看书看的累了顺势躺下却不小心睡着了吧,两条腿还垂在走廊外面,赛米拉米斯本来蜷在书生脑袋边上睡的正香,听见声响马上就醒了过来,黑猫不悦的看着闯入的“不速之客”,顺着侦探的脚边就蹿回了屋子里面。

“咦……赛米拉米斯?啊,您回来了啊,欢迎回来。”悠悠转醒的少年揉了揉眼睛,一边含混不清的向着侦探打招呼一边从地板上爬起来,“不好意思,因为天气实在太好了,不小心就睡着了。”

“睡在地板上的话,会着凉的。”一屁股坐到想要起来的少年的身边,天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不早了呢,您晚饭想吃什么?”

“不急,稍微陪我坐一会儿吧。”侦探拉住了站起身来的少年的衣袖,后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凑近看了一眼侦探带在手腕上的机械表确认了一下时间的确是已经不早了之后露出了十分无奈的神色。

“已经不早了,先生。”

“有什么关系,死板是你的缺点喔,四郎。”侦探一边十分不讲道理的指正助手君的错误一边示意他坐下来,而拗不过他的少年只能再度弯下腰规规矩矩的坐在侦探的身边。

“这次的事件,你有什么想法吗?”掏出随身携带的烟斗,侦探摸出火柴如此开口询问,而不等少年做出回答,他又补了一句,“你会觉得是鬼怪之类的吗?”

“唔……我觉得不会,但是先生。”天草将双手放在腿上彼此交叠,侦探一偏头就能看见他琥珀色的瞳子被夕阳浸泡成蜂蜜一般的金黄色泽,但那双眼睛不是粘稠的,它一直都平静无波,就宛如它的主人那样。正巧的是,在侦探偷偷摸摸盯着书生看的时候,书生刚好回过头来看他。

“在这个国家只有这么一种说法喔,黄昏,就是现在这个点,是逢魔之时,是会遇到鬼怪的时间……不过大概是陈年怪谈一类的吧。”

“也许不是这样的,四郎。”侦探突然把视线从书生的脸上移开,转而向院子的墙头,书生先是因为侦探的表情变化而露出疑惑的神色,顺着他的眼神转头看向墙头的时候,他的表情反而平静下来。

“是梦里面的那个女孩子。”

在院落的墙头,橙色头发的少女拿着红色的油纸伞站在那里,明明是不容易维持平衡的地方,她却稳稳的站着晃都不晃一下,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两道视线,少女露出了计划成功的笑容,然后撑开那把油纸伞,唰的一下跳下了墙头。

  侦探马上站起来披上外套跑了出去,而天草在愣了一下之后也马上回过神来跟着侦探跑了出去。


  32 1
评论(1)
热度(32)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