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是拐拐啵!


pm/舰r/FGO/原创
P→14557455
产出的粮的口味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奇怪,请谨慎食用
基本上啥都吃的选手……但是……
死也不吃齐格天草,天草咕哒♀
黑名单不长眼,谁叫你雷到我了jpg
黑名单这个功能不就是给人用的么
不喜欢blhx
会发表关于blhx的暴躁黑言论,受不了的请绕道)

 

【双贞】木棉花(骰子输了)

 学院paro,不存在的我自己也不信


  ooc啦!



  

  贞德轻轻推开窗户,生了锈的窗轴互相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她趴在窗台上面,因为窗户开了,窗外的木棉花柔柔的垂了枝条,向着室内伸着柔软的花瓣。贞德抬起头,她看见了木棉树梢上一簇簇的花朵,红的宛如火焰。可能是因为刚刚下了雨的关系,外面窗台湿漉漉的,贞德伸手够到一朵木棉的花瓣,指尖马上就冰冰凉凉的了,收回手的时候,一滴水从指尖流向指根。


  一双手臂从后面慢慢环住了贞德的肩膀。


  “你开窗做什么……冷。”


  说话的人声音是迷迷糊糊的,还夹杂着些怨念的情绪。贞德微微侧目,就看见贞德Alter一脸还没有睡醒的迷糊的样子。她金色的眼睛半眯着,可能是因为阳光对她来说有点刺眼了,她很快就闭上了眼睛,身上的睡衣松松垮垮的,胸前的扣子扭开了两颗,贞德可能微微直一下腰就能看见Alter胸前的光景。


  “抱歉,打扰到你睡觉了Alter。”贞德关上了窗户,把Alter的一条胳膊绕过自己的脖子搭在肩膀上,贞德Alter就把头靠在贞德的肩膀上面,并且迷迷糊糊的用脸颊蹭了蹭她肩膀上的布料。


  “你是小孩子吗……花有什么……好看的,好困……”


  当贞德把窗帘拉上的时候,贞德Alter已经重新把自己卷进被子里面,并且已经轻轻的打起了呼噜。贞德靠过去,当她轻轻抚摸贞德Alter白色的头发的时候,Alter在睡梦中不知道呢喃了一句什么,Alter的长发打着卷儿,当贞德试图去触碰它们的时候,它们便很自然的缠绕到她的手指头上面。


  贞德掀起被子的一角,在尽量不惊动身边的人安眠的情况下钻了进去,贞德Alter的脑袋就在很近的距离,现在她平日里那双无时无刻都用嘲讽或者略带傲气的眼神看着贞德或是别的人的眼睛安静的闭上了,睡眠状态下的少女似乎褪去了一部分的锋芒,显得安静而乖巧。而贞德明白,这不过是短暂的虚像,当她醒过来,仍旧是那个向着自己的对手咆哮着怒火的复仇者。


  一直就这么憎恨着,愤怒着,也是会累的吧。贞德看着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的脸,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不确定当自己睡醒的时候她还会不会在这里,但是她也困倦了,这是事实。


  贞德Alter在梦中看见了木棉花,它们红色的花朵开放在树梢,就像火焰那样。她的回忆里面也有火焰,想到这里,她的拳头已经握的紧紧的了,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面,她不觉得疼,因为是梦啊,她这么想着。她看着红色的木棉花,最终不耐烦的离去,她在黑暗中走着,奔跑着,直到在某一瞬间,现实中的Alter张开了眼睛。房间里面很安静,窗帘隔断了外界大部分的眼光,贞德Alter看着天花板,上面被贞德贴上了墙纸,看上去就像夏日的夜空一般。Alter微微偏过头,就能看见贞德安睡的样子,那样平静的睡眼,使Alter觉得她是在做一个平缓而幸福的梦,而不是像自己那样,不安而又糟糕的梦境。


  我是复仇者……贞德Alter心想,连做梦都能回忆起憎恨和愤怒的,我还真是糟糕。被复仇驱使的只剩下复仇的话……她看了看贞德,不禁自嘲,我还有爱人或者被人爱的资格么……?


  贞德Alter披上了外衣,学校的制服被贞德洗的很干净,上面还残留着一点贞德惯用的洗衣液的味道,她从衣服口袋里面摸出这个房子的钥匙,想了想,把它放在了门口的鞋柜上。


  外面还下着雨,很不巧的是,Alter没有带伞,只是还好雨下的不大。春天特有的细细密密的雨丝轻轻的扑打在Alter卷曲的白色头发上,也扑打在她的脸颊上,痒痒的触感使她不得不时不时的抬手它们抹去。马路上的行人大都打着伞,透过透明的雨伞Alter能看见他们毫不重复的表情。现在她有点后悔没有顺手拿走贞德那把黑色的雨伞,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把伞的里面是夏天的夜空。伞能挡住她的表情以及内心。


  在某个街角,她看见了自己要见的人,于是她走了过去。


  “吉尔,你在这里啊。”


  “什么正义的伙伴,我最厌恶这个了。”贞德Alter这么说着,露出嘲讽的笑。从刚开始起就一直默不作声的吉尔.德.莱斯此时抬高了一点自己的手臂,将自己手上握着的一把黑色雨伞撑到贞德Alter的头顶,而Alter自顾自的向前走去,使得雨水重新又落在她的身上,她似乎是在用行为表达“我可不是脆弱的小姑娘”的意思,而吉尔不知道是根本没明白还是别的什么,他马上跟了上去,维持着那把伞始终在贞德Alter 的头顶的状况。


  “你是笨蛋吗……”贞德Alter小声的说了这么一句,她没有对于这种行为表现出进一步的抵触,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一处空地上,那里横躺着几根粗壮的水泥管,以及一些建筑废料。在一根水泥柱的上面,金发的少女背对着贞德Alter坐着。


  “欸,你也在啊,惹人讨厌的女人。”一如既往嘲讽的语气,贞德Alter一边向着少女走去一边这么说着。应该是听见了声音,金发的少女转过头来冰冷的金色眼眸看了贞德Alter一眼,她的手上握着一根漆黑的钢管,此时紧握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我还是觉得你圣诞节的时候穿的那件好看噢。”


  那根钢管准确无误的插进了贞德Alter脚前面的土地。


  “好了,阿尔托莉雅小姐也冷静一下吧,他们来了。”最后还是吉尔插到了快要打起来的两个人中间,虽然平时他这种行为都没有什么用的,说不定还会被双方同时暴打一顿,但是今天也许是真的需要认真对待而不是搞内讧了,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Alter跳下刚才坐的地方,走过去伸手拔起钢管杵在地上,双手交叠的放在上面,瞪着从通往这个地方的唯一一条路那边走过来的一群人。


  “准备好接受我的憎恨与愤怒了吗?没有的话也没办法哦?”


  


  贞德睡醒的时候。发现贞德Alter已经不在了,她握着那把曾经自己硬塞给她的钥匙发呆了好久,直到手机的铃声将她唤回。


  “嗯?不好意思是Alter又和谁打架了么?什么?和附近学校正义感爆棚的男生打架?!”


  放下手机,贞德对着窗外又坐了一会儿,从一开始认识Alter开始,除了相貌上面的原因而造成的短暂的惊讶,还有就是贞德觉得贞德Alter和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她们之间曾经有一段相似的经历,但是就像贞德Alter不可能逼贞德像自己一样去做混混,去打架一样,贞德也没有办法说服贞德Alter像自己一样做一个普通的人。在立场这一点上面,她们都没有办法影响对方。


  贞德拿起外套,传到一半才看见墙上的外套少了一件,在她的印象里面,贞德Alter除了学校的制服好像真的没有穿过别的衣服了,就算是她短暂的住在贞德的家里面的时候,也是穿着贞德的睡衣,然后等制服洗干净了就穿着制服出门。


  下次还是带着Alter去买件衣服吧,贞德这么向着,拿起伞就出了门。


  


  贞德Alter倚坐在墙角,她歪着头捂着额头,鲜红的血从她的指缝中流了出来,还有一些粘到了脸颊上,衣服上,被体温烘干成了干涸的血渍。她闻了闻,隔着浓重的铁锈一般的味道还是闻出了一丝丝的洗衣液的味道,她想起了贞德洗衣服的时候,白色的泡沫从她的指缝中涌出来,她相信这些味道就是这么通过贞德的揉搓溶进衣服里面的。然后她隐隐约约听见了贞德在呼唤她的名字,一开始她以为是幻觉,甚至因为害怕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而紧张了一下。直到一双温软的手臂轻轻的抱住了她的身体,她才确信这不是幻觉。


  因为洗衣液的味道浓了一点,虽然还是淡淡的,却足够让她不那么在意那难闻的血腥味。


  “你怎么来了……”贞德Alter扭过头,把手捂得更紧了,却疼的她差点流出眼泪,贞德握住她的手腕,挪开她的手臂,然后一块手帕摁在了贞德Alter的伤口上。


  “去医院。”贞德说。


  “你别扶我,我自己会去……疼!”


  最后还是贞德把贞德Alter以半强硬的态度背了起来,阿尔托莉雅Alter拖着她那根宝贝似的钢管过来拍了拍贞德Alter的肩膀,如果不是被贞德背着估计她现在都能冲上去再和她打一架。这种情况街边也不会有什么出租出司机愿意载客,好在是吉尔开来了他那辆车。


  “考的出驾照真好。”阿尔托莉雅Alter咕哝了一句。


  “也只有你这种招人厌又蠢的女人才会考不出驾照。”贞德Alter嘲讽她。


  阿尔托莉雅Alter似乎想要打她,但她看了看贞德Alter身上的伤以及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用余光盯着自己的,似乎自己对贞德Alter做些什么就马上会扑上来给她挡刀的贞德,她默默的放松了握着钢管的手。


  医生给贞德Alter的脑袋缝了针,又处理了一下其他的伤后,就表示她可以回去了。等到走出医院的时候,只剩下了贞德陪着她。贞德拉着她的手回到那个房子,进门关上门的一瞬间,贞德把贞德Alter摁在了门上,因为这个动作门砰的一下完全关上了。贞德很细心的用手托着她的头,以免伤口磕到门上面。


  贞德Alter看着她,突然莫名的感到一股压力,平日里面总是温和的微笑的贞德难得的严肃了起来,正当她疑惑怎么回事的时候,贞德已经凑了上来,堵住了她微涨的嘴唇。


  没有更深入,只是简单的接触而已,贞德Alter觉得脸颊在发烫,直到变得冰凉的液体流至唇角,她舔了舔,是咸涩的味道,她张开因为羞耻心而闭上的眼睛,透过入口处的灯光,她看见贞德的眼角有晶莹的泪,顺着脸颊滑下,干涸成泪痕。


  “不要露出这个表情啊……你。”贞德Alter有点慌了,她伸出手去像擦掉那些泪痕,同时也在懊恼着自己的笨拙,直到贞德的手覆盖住贞德Alter的手背,慢慢的十指交扣。


  “我没事的,Alter。”


  “Alter知道木棉花的花语么?”贞德轻轻抚着贞德Alter脸侧的白发,然后不等她做出回答就开了口,“是珍惜身边的人,珍惜眼前的幸福……”


  “知道了……以后打架一定小心……”贞德Alter(别扭jpg)


  


  


  END

  35 2
评论(2)
热度(35)

© 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